我是怎麼了,真的要帶著我的寶貝女兒滑向深淵嗎,不能,和女兒接吻已經很過分了,超越了父女親暱的底線,我的手在她後背輕輕的拍著。 許久,我在她耳邊喃喃的說著:「爸爸做錯了,爸爸對不起了,你是我的寶貝女兒,爸爸不該對你這樣。」我使勁的摟著她,鼻子埋到她的秀髮裡。 「爸爸。」小影把臉埋在我胸口,聲音像是從我心裡發出來:「我喜歡這樣。」... More

經典珍藏
公車上的高潮

客運終於來了,本來擔心最後一班已經走了,現在總算放下心。

今晚是朋友小怡生日,大夥在KTV替她慶生,鬧到11點半才結束。走出KTV卻發現摩托車怎麼發都發不動,只好改坐公車。上了客運後直接走到最後一排右側靠窗坐下,瞄了一下車內,由於是最後一班車,車上乘客恨很少,稀稀落落只有5個,4男1女。除我之外的還有另外一個女孩,長頭髮,抱著幾本原文書坐在我左前方,側面看起來挺漂亮的,似乎不比我遜色,後來我才知道她是某大學碩... More

管嘴的契約

第一章臀模亦或臀魔?

(一)

在圖書館待了一下午後,鈞齊來到操場上散步。春末夏初的日光,帶來舒爽的暖意。三三兩兩坐在草地上談笑的年輕人,跑步的校運動員,手拉手的情侶,交織著一幅充滿人文氣息的大學校園圖景。

「麻煩幫我撿一下羽毛球,謝謝」。操場的旁邊是一個羽毛球場,由鐵絲網獨立開來。技術不佳的男生不小心把羽毛球打到了場外,向鈞齊求助。

「好」。鈞齊撿起羽毛球扔去。由于球太輕,鐵絲網又有2。5米高,竟沒... More

食體女堂

(前序)

說這是「女堂」其實有所偏誤。「女堂」正名應該是「食體堂」或「食體所」,

(以便于和飯店,食堂區分)也時有男顧客來往。但男人很少獻身于此,而大都是來吃女體的。所以城市裏大大小小的「堂,館,所」都被人俗稱為「女堂」。

另外,很多診所也會兼職經營食體服務。很多人處于種種需要——生活枯燥,疲勞過度,或信仰宗教希望重新投胎,或純粹喜歡被食用等等,都會來這裏獻身被食,享受一生中最後數次的快感。

被食的... More

泥水匠開苞女大學生

冰嫣是一位剛滿十八歲的江南某綜合性大學外語系大學一年級女大學生,來自於湖南西部山區,都說湘西出美女,一點也不錯。其進校不久,就被幾乎每一個見過她的學生私下評為校四大美女之一,在這所全國著名的江南學府中,她那鮮花一樣的絕色美貌在大學裏就傾倒了無數多情種子。細長的柳眉、漆黑明澈的雙瞳、秀直的鼻梁、柔軟飽滿嬌潤的櫻唇和亮線條優美細滑光潔的香腮,吹彈得破的粉臉,那麼恰到好處的集合在亮了同一張清純脫俗的美靨上,還配合著一份... More

淫靡誘惑

「女士們、先生們:飛機即將落地……」夏林航空標準的語音提示響起,意味著飛機已抵達著名旅遊城市-夏林市,而本書的故事,也將從這裏開始。

飛機落地後緩緩滑行十來分鐘後終于停了下來,隨著與航站樓的連通,城市又迎來了一批令本地人特別喜愛的遊客,亦或是錢包。機場門口,有接機的,但更多的是來推銷廉價旅館和黑車的人。

王厚德,同行都稱呼他老王,夏林市底層的勞動人民,一直循規蹈矩的在工地做臨時工,幹完這場,就立馬去下一場,... More

她的小穴上絨毛不是很多,但是很整齊,她那豐滿的饅頭一樣的小穴已經被我用手扒開,然後用我的舌頭猛攻,上下來回地舔著,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了,而且口中含糊不清的說著:「啊……啊……好舒服……」不知道是酒精作用還是她是個敏感的女人,舔了不到一會工夫,她下面已經水流成河。她大聲的呻吟著:「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太棒了……哥哥……」我心想,原來我的好妹妹也有這麼淫蕩的一面... More

經典珍藏
文章總數:9332      切换语系:简体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