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標籤: 第一次

櫻花綻開時

小生我於三年多前,懷著滿腔的國愁家恨,與同學們臨行前「報南京大屠殺之讎」的盈耳祝福,我踏上了日本的土地,展開了三年的留學生活。剛來日本時,由於言語的不通所帶來種種生活上的不便,心情寂寞自不待言,言語的不通也使我在結交當地異性時,動口動手,斯文掃地。我一度想過在此地韜光養晦,作一個循規蹈矩的留學生。事與願違,我在日本的生活,在我考取當地大學的研究所後,有了戲劇性的變化。

我自大學二年級,即有了第一次的性經驗。血... More

末班車的高潮

那是接近午夜12點的最後一班車,我因為與朋友聚餐後忘記了時間,匆忙的趕上這班車。

「司機,等一下。」

氣喘呼呼的我衝到了公車門口,細長的腿跨上了公車階梯走了上去。

因為跑步的關係,胸口不停的喘息著,胸前的渾圓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著。因為聚餐的關係,我今天特別打扮了一下,上身穿著斜肩粉色雪紡紗,下半身則是超短牛仔褲,只要我一彎腰,夾在雙臀下的底褲就若隱若現,直逼人心頭癢癢。

公車上除了司機以外,還有一個身穿西... More

金牌保姆 1-3

(第一章)

從窗外射進的一束陽光,帶著跳動的浮塵,正好射在這對男女性器的交結部位,黑白相交十分顯眼。突然敲門聲響起,“早餐時間”門外有人叫了聲。

這兩個男女年歲都不小了,男的有七十歲上下,女的五十歲,此時他們還在酣睡之中。當門再次被敲響後,那女的先醒了,推了下男的說:“叫早飯了。”

那男的從睡夢中醒來,他滿臉通紅,似乎還未從性高潮中緩過來,他含糊不清地說:“不吃,我再睡會。“門外便再無聲響。

這時,... More

我給嫂子接種

我認識嫂子還是在堂哥的婚禮,因為自己工作很忙,所以之前對堂哥要結婚的事情一點都不知道,還是在結婚前父母通知我來參加婚禮時才知道的。婚禮時看到了她,人長得很不錯,應該屬於中上水準,身材在婚紗的襯托下顯現出來,我當時就想,堂哥真有福,娶了個這麼漂亮的老婆,以後晚上可要很辛苦了。

婚禮完後才知道堂哥的新家就在我住的小區裡,這樣我們接觸的機會就多了起來。經過幾次來往才知道嫂子不是上海人,她和我的身世很相像,我們的父親... More

在熟女情人陰道裏撒尿的難忘經歷

和熟女情人認識一年多後,我們的感情絲毫沒有降溫,反而越燒越旺。與各自的伴侶相比,我們之間的性有如靈魂遇到了救贖,無論是口交、性交還是漫遊,我們總是如此地默契,她身上所彌漫的雌性荷er蒙的味道令我沈醉,而她也常常會在想我和她魚水之歡的時候羞澀地在微信裏說一句:「老公,我想妳的肉香了」。

我們在車上做愛,在私人影院做愛,甚至在高級商場的殘疾人獨用衛生間做愛,每次衹要我需要內射,她就讓我內射;衹要我想口爆,她就毫不猶豫...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