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標籤: 淫女

我給嫂子接種

我認識嫂子還是在堂哥的婚禮,因為自己工作很忙,所以之前對堂哥要結婚的事情一點都不知道,還是在結婚前父母通知我來參加婚禮時才知道的。婚禮時看到了她,人長得很不錯,應該屬於中上水準,身材在婚紗的襯托下顯現出來,我當時就想,堂哥真有福,娶了個這麼漂亮的老婆,以後晚上可要很辛苦了。

婚禮完後才知道堂哥的新家就在我住的小區裡,這樣我們接觸的機會就多了起來。經過幾次來往才知道嫂子不是上海人,她和我的身世很相像,我們的父親... More

舞廳獵到的尤物

記得那是三年前一個初秋的下午。天氣還很熱,和朋友們酒後,大家分手了,但是聚餐中新色界的主題卻仍在我的大腦中翻轉。舞廳在我的心目中一直是混雜、低級的場所,那裡又會有什麼像樣的女人哪。所以我是從來不肖一顧的。剛聽了朋友們的艷遇,我真的有些心動。

忘了自我介紹,我和夫人離婚已經將近三年,婚姻的經歷使得我再不敢談婚論嫁,一個人倒也自在,偶爾的會找女人玩玩,不過是金錢上的交易,夠了,也就一拍兩散,留有充分的自由。可以說... More

媽媽的答案

自從有一次打掃家裏,從媽媽的床下掃出一隻電動陽具及一本裸照相片本後,心中就一直存疑是否媽媽對爸爸不忠,尤其當爸爸出國時,媽媽晚上常獨自一人外出,有好幾次我在電動陽具上做記號,第二天發覺被移動過,也常看見丟棄的電池,那本裸照更離譜,竟然擺出各種騷首弄姿的pose,在我們家的前後陽台,門口,電梯內,一樓的管理員櫃台,甚至一樓的大門口前,白天晚上都有,一看就知道是有人幫她拍照,大門口的都是晚上,可能是三更半夜拍的,我內... More

師師之歡樂騎行

時間總是過得飛快,距離從老家回來已經過去了兩三個月了,冬天已經過去,在這萬物複蘇的季節里,我那因爲父母意外到來,而沈寂已久的心再次蠢蠢欲動。

這天傍晚,從學校回來的我,收到一個來自新世界公司的大包裹,將包裹搬回家之后,迫不及待的打開了它。

“這麽大一個包裹!會是什麽?”看著正放在客廳地上的包裹,我不禁有些好奇,蹲在地上小心的用剪刀剪開外面的包裝袋。

“還有個箱子啊!包的真好!”將包裝袋拆開之后,里面是一... More

我的老婆

我跟妻子認識不到一年就結婚,妻子小玲天生保守、害羞,就連新婚之夜也不讓我開燈,連呻吟的聲音也不敢大聲。

我是一家外商公司的經理,小玲是標準的家庭主婦,,空閒的時候他也不會出門走走,除了上市場,幾乎都是呆在家裡。

看著妻子保守的樣子,我心裡打定主意,一定要好好的調教他,讓他成為我心目中的蕩婦。

這幾天,趁著小玲睡著,我上網偷偷定了幾套A片,屬名收件人是小玲,然後上床思考著,當小玲收到這些光碟,會有什麼樣的...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