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了,真的要帶著我的寶貝女兒滑向深淵嗎,不能,和女兒接吻已經很過分了,超越了父女親暱的底線,我的手在她後背輕輕的拍著。 許久,我在她耳邊喃喃的說著:「爸爸做錯了,爸爸對不起了,你是我的寶貝女兒,爸爸不該對你這樣。」我使勁的摟著她,鼻子埋到她的秀髮裡。 「爸爸。」小影把臉埋在我胸口,聲音像是從我心裡發出來:「我喜歡這樣。」... More

經典珍藏
風流的老婆

我老婆叫欣怡,芳齡二十五歲,儘管已過雙十年華,仍然無礙她嬌媚迷人的風姿,欣怡雖沒有沉魚落雁之貌,卻長有柳眉鳳眼,梁鼻櫻唇,最折煞我的是欣怡的柳腰葫臀,最教人心醉的是幽谷下沿的迷魂鄉,保證來訪者仿如置身在五里霧中,欣怡恰好是“兩峰梅嶺手滿盈、一把枝腰掌中輕”的可人兒。

托賴欣怡的母親十分愛賭,所以欣怡自少便接觸賭博玩意,小時候已經十分喜歡坐在麻將台旁邊看著母親“大殺三方”,欣怡曾經對我說她小時侯看到母親胡牌時,... More

夜襲大姐

雯雯(我大姊的小名),這衣服穿到你身上真不錯啊。」啊!是妹妹的聲音。

我順著聲音向臥室看去,臥室打開了一條縫,我偷偷把眼睛從縫隙中看進去,只見大姊穿著一件淺白的連衣裙,正在穿衣鏡面前轉動著身子,妹妹則躺在床上,一臉幸福的看著大姊。

「這衣服挺貴的吧?都叫你別亂花錢了,你總不聽。」大姊一邊欣賞著鏡子裡的自己一邊說。

「不貴啊,才三百多,你看看,穿到你身上你都像17.18的小姑娘了。」

我心一動,仔細的打量著大... More

幹高傲的女人

那是我16歲的時候,因為我是比教早熟的,所以對女人的身體特別感興趣。我常常看A帶,可是看著看著就看膩了,我有時也會自己打手槍,特別是在我洗藻的時候。那種感覺真是他媽的爽!我一直想找個女人來幹一下,用我的大吊狠狠地插入她的屄裏,一直到玩死她為止。你有可能會問:你為什麼不叫雞?不是我不想,是我怕,你怎麼知道她是不是有病,那種女人一天到晚都給別人幹,誰敢說她沒有毛病。于是我就起了強奸的念頭。終于有一天……

我那是是... More

一夜前後的兩起強奸

八月十八日的下午,淫棍趙大勇,操了周艷娥一個下午。

傍晚,周艷娥起身,回家去給丈夫和兒子做飯去了。趙大勇喝飽了周艷娥的尿和淫水,不想吃飯,就在周艷娥的房子裡看電視。

那天的奧運會比賽,中國隊寸金未得,而且羽毛球和乒乓球接連失利,看得趙大勇有些郁悶,於是就下了樓,出去走走。

此時,已經是夜裡十點半左右,已經很晚了,不過,由於天氣涼爽,外面還是有很多人,或是散步,或是在吃夜宵。

與周艷娥她們社區相鄰的是... More

代替亡父上媽媽

我家在兵庫縣是個龐大的家族,各行各業幾乎都有我們家族涉入的足跡,我的父親在五年前因為惡性腦瘤的疾病而去世了,諷刺的是,他本身就是一個知名的外科醫生,經營整個縣內最大的一家私人醫院,卻因為事業繁忙,沒有及早發現自己的身體狀況,所以在他正當壯年的四十歲就留下媽媽千繪和我而撒手人寰了。

由於醫院的股份還握在成為未亡人媽媽的手裡,所以她順理成章地成為爸爸留下來的醫院的董事長,也因此將來必須成為一個醫師,就成了還讀初三... More

她的小穴上絨毛不是很多,但是很整齊,她那豐滿的饅頭一樣的小穴已經被我用手扒開,然後用我的舌頭猛攻,上下來回地舔著,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了,而且口中含糊不清的說著:「啊……啊……好舒服……」不知道是酒精作用還是她是個敏感的女人,舔了不到一會工夫,她下面已經水流成河。她大聲的呻吟著:「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太棒了……哥哥……」我心想,原來我的好妹妹也有這麼淫蕩的一面... More

經典珍藏
文章總數:9250      切换语系:简体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