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了,真的要帶著我的寶貝女兒滑向深淵嗎,不能,和女兒接吻已經很過分了,超越了父女親暱的底線,我的手在她後背輕輕的拍著。 許久,我在她耳邊喃喃的說著:「爸爸做錯了,爸爸對不起了,你是我的寶貝女兒,爸爸不該對你這樣。」我使勁的摟著她,鼻子埋到她的秀髮裡。 「爸爸。」小影把臉埋在我胸口,聲音像是從我心裡發出來:「我喜歡這樣。」... More

經典珍藏
女廁強姦

「你...你要幹麻?」她驚恐的問著。我並沒有回答穿著制服的她,繼續往他的方向邁進。她想從我的旁邊逃跑,可惜被我攔了下來,並且隨即掏出我口袋中的瑞士刀。「你最好乖乖的跟我合作,否則你可能會死在這裡。」我拿著鋒利的小刀在她的香鼻、幼唇、還有那細緻的脖子上遊走。

她想大叫,可是脖子上小刀的威脅卻使他發不出聲音。兩人面對著廁所的鏡子,我感覺到她開始發抖,這樣的動作使我的慾火更為旺盛。我抱著他越緊,他就抖的更大,他在背... More

第一次做愛

我把她抱進了臥室,放在床上,我問這個還在陶醉發騷的小美人,想看我的寶貝嗎?她輕輕的嗯了一聲,然後自己就把我的內褲拉了下來,我的肉棒一下跳了出來,龜頭早漲得通紅,濕濕的,都是我自己的淫液,並且在一顫一顫的,就像只受困已久剛被放出來的小淫獸。

她貪婪的看著這頭小獸,伸出她的纖纖小手撫摸了一下我的寶貝,邊摸邊說道:「好可愛,那麼紅啊!」她用一個手指沾了一點我龜頭上的淫液,好奇的放在自己鼻下聞了聞,說:「嗯,好騷!」More

風流的老婆

我老婆叫欣怡,芳齡二十五歲,儘管已過雙十年華,仍然無礙她嬌媚迷人的風姿,欣怡雖沒有沉魚落雁之貌,卻長有柳眉鳳眼,梁鼻櫻唇,最折煞我的是欣怡的柳腰葫臀,最教人心醉的是幽谷下沿的迷魂鄉,保證來訪者仿如置身在五里霧中,欣怡恰好是“兩峰梅嶺手滿盈、一把枝腰掌中輕”的可人兒。

托賴欣怡的母親十分愛賭,所以欣怡自少便接觸賭博玩意,小時候已經十分喜歡坐在麻將台旁邊看著母親“大殺三方”,欣怡曾經對我說她小時侯看到母親胡牌時,... More

搭上網上的寂寞少婦

她是一個肉肉的女人,長得還不錯,但是挺白的。我們是在網上認識的。她結婚多年,快30歲了,她丈夫在外開了個小公司,賺了點小錢,常常在外頭找女人,她知道後兩人經常吵鬧。

我們是一對無話不談的朋友,但是我倆常談的話題是彼此的性交體驗。開始時我有點不太好意思,但我卻發現她對此話題樂此不疲,「性」趣濃厚。操!這再好不過了,我常和男人們一起談性,還沒和一個良家婦女談過性呢!這個老娘們夠騷,有戲!

我這個人對中年的女人早... More

音樂學院女學生被強暴

文音是音樂學院二年級學生,即使是在音樂學院這樣一個美女雲集的地方,她也算是系花了。她是個典型的古典美人,長髮披肩,眉毛、眼睛細細長長,瓜子臉,皮膚細膩雪白,身材高挑,笑起來特別甜。

文音的主修樂器是小提琴,輔修是鋼琴,還在小學時代就連連得獎,去年還到法國參加過國際大賽,雖然沒有拿到名次,但是她的風度給所有人都留下很深的印象。

文音的好朋友朱雷是指揮系的高才生。聽名字好像是個男生,實際上卻是指揮系的系花。不過... More

她的小穴上絨毛不是很多,但是很整齊,她那豐滿的饅頭一樣的小穴已經被我用手扒開,然後用我的舌頭猛攻,上下來回地舔著,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了,而且口中含糊不清的說著:「啊……啊……好舒服……」不知道是酒精作用還是她是個敏感的女人,舔了不到一會工夫,她下面已經水流成河。她大聲的呻吟著:「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太棒了……哥哥……」我心想,原來我的好妹妹也有這麼淫蕩的一面... More

經典珍藏
文章總數:9248      切换语系:简体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