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了,真的要帶著我的寶貝女兒滑向深淵嗎,不能,和女兒接吻已經很過分了,超越了父女親暱的底線,我的手在她後背輕輕的拍著。 許久,我在她耳邊喃喃的說著:「爸爸做錯了,爸爸對不起了,你是我的寶貝女兒,爸爸不該對你這樣。」我使勁的摟著她,鼻子埋到她的秀髮裡。 「爸爸。」小影把臉埋在我胸口,聲音像是從我心裡發出來:「我喜歡這樣。」... More

經典珍藏
上了我老婆的同學

我老婆以前讀書的時候有二位較好的同學,在經過了十來年後大家都已經各自結婚生子了,其中一位在畢業後比較有來往,她叫亞鳳。

結婚後定居在彰化的亞鳳偶而會獨自來台北走走,每次來的時候都在我家住個一、二天,再加上老同學難得見面,常常會在家裡聊到很晚,而我在跟我老婆結婚前就認識她,所以大家也不會有什麼不好意思的,甚致偶而還會跟她打打鬧鬧的,彼此“虧來虧去的”開開玩笑也不介意。

這一天亞鳳又獨自北上來玩,距離上一次來隔... More

阿姨與外甥

第一回 惜花

我叫韋華人們都稱我阿華在新加坡一家公司工作。我與我美麗賢慧的愛妻之間有一段曲折動人的傳奇式的故事。今天給大家介紹一下我想你們聽了一定會十分感動的。

我是個獨生子父母早亡十二歲時開始從大陸到香港寄居在小姨的家中。小姨是我母親最小的妹妹小姨丈是遠洋船上的一名大副海員。

事情發生在五年前那時我才十七歲身高五尺十一寸體重一百六十五磅長得英俊瀟灑風流倜儻。

小姨比我大十歲那年二十七歲。雖然已是而... More

尹家嫂子和她的兩個女兒

六八年我父親從勞改農場出來,但是還戴著右派的帽子,於是我們全家跟著下放到農村。那時候農村最下面的組織叫小隊,小隊上面有大隊,大隊上面有公社,公社上面就跟現在叫法一樣了縣、市、省……

我們大隊有六個小隊,我們家下放地是六隊,是全大隊最貧窮的小隊,公分低得有很多家忙活了一年,年終結帳時還欠隊裡不少錢。

我們村老光棍很多,印象最深的是個叫尹慶高的老光棍,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在我懂事時他好像已經四十多了。整天遊手好閒... More

母親的褲襪

我的名字叫做李雨揚,十八歲。

有時候想起我家的事情還真是有點不可思議,畢竟這種事情不是一般人會體驗到的,幾年下來思緒總算整了個清楚,便寫一寫分享出來。

當我還沒記憶,仍然懵懵的時候,身邊就沒了爸爸,上小學的時候學校有辦活動請家長到學校,我還傻傻的問媽媽為什麼我們家沒有爸爸。

媽媽小小的嘴唇輕輕顫動了幾下,「小揚呀,爸爸去很遠的地方囉。」

當然年紀長了,知道在原來爸爸是在一次死亡車禍中,開車被酒醉駕駛... More

為了老公的升職-推上巔狂的高峰!!!

我因為沒有什麼社會背景一直在銀行下面的一個小儲蓄所一名普通的出納員,快38歲了,工作上一點也不順利。妻子今年也34歲了,在一家個體小公司做文員,工資也不是很高。

最近我單位有點人事變動,有一個科長位置空缺。我蠢蠢欲動想贏得這個機會,錯過了這次,不知道下次又是什麼時候了。於是,我回家和妻子商量,想贏得這個職位。妻子說,那就找找行裏的領導,給他們送點禮,看看是不是有希望。我自己也知道,這年頭沒有關係,光有能力一點... More

她的小穴上絨毛不是很多,但是很整齊,她那豐滿的饅頭一樣的小穴已經被我用手扒開,然後用我的舌頭猛攻,上下來回地舔著,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了,而且口中含糊不清的說著:「啊……啊……好舒服……」不知道是酒精作用還是她是個敏感的女人,舔了不到一會工夫,她下面已經水流成河。她大聲的呻吟著:「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太棒了……哥哥……」我心想,原來我的好妹妹也有這麼淫蕩的一面... More

經典珍藏
文章總數:8122      切换语系:简体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