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了,真的要帶著我的寶貝女兒滑向深淵嗎,不能,和女兒接吻已經很過分了,超越了父女親暱的底線,我的手在她後背輕輕的拍著。 許久,我在她耳邊喃喃的說著:「爸爸做錯了,爸爸對不起了,你是我的寶貝女兒,爸爸不該對你這樣。」我使勁的摟著她,鼻子埋到她的秀髮裡。 「爸爸。」小影把臉埋在我胸口,聲音像是從我心裡發出來:「我喜歡這樣。」... More

經典珍藏
畢業聚餐會

7月的都江堰還是很熱。畢業聚餐快結束了,大家都喝高了;男女同學們開始三五成群的離開。角落里,班花冷靜和李晴晴早就被觊觎已久的男生們灌得趴在了桌上。這時3個男生一使眼色,扶起兩個美女假裝關心的說:我們扶你去休息吧。不疑有他,兩個班花被帶到了附近臨租的一間房屋里……冷靜喝得比較少一些,還有些明白周圍的情況;進到臥房里突然覺得不對,一下清醒了過來。你們想做什麽她大叫道。男生們只是嘿嘿淫笑,分出兩個人朝冷靜逼過來,一個抓手... More

漂亮媽媽多年守寡,兒愛她

我今年20歲了, 180的個頭,在讀大學。我爸死的早,就我和媽媽共同生活,媽說爸是在美國被飛機撞死的。那年我媽剛懷我時才18歲。我爸生前是個公司的老闆,爸死後媽媽賣掉大部股份,財產富有,所以吃穿不愁,慢慢的把我養大。

所謂溫飽思淫欲,因我從小不愁吃喝,媽媽的錢盡著我用。剛上大學時給同學帶壞看上了片,自己也花錢買了一大堆的回家去看,後來也學著到外面去玩女人。因為怕得病,所以找的都是學生和處女。後來玩多了也覺得沒什麼意思。 ... More

朋友的女友小虹

我現在是一名在台南讀二技一年級的學生,我去年才從桃園的一所二專畢業而已。這個故事發生在一年前我二專二年下的事情,那個時候我和我一個同班的好朋友一起租同一棟套房公寓的二間套房,我一個人住,而他是和他女友一起同居,我們兩個的房間分別在五樓和六樓,而他和他女友還有我,我們三個都是同班同學。

忘了介紹我們的名字了,但是在這裡我全改用化名了。我的名字叫小文,我朋友叫阿德,他馬子叫小虹。現在背景交代完了,我要說那時候發生... More

美女大學生被人干

女生樓水房內,光屁股沖澡的系花

九月下旬的一個周末的夜晚,砰地一聲,北師大女生宿舍429房間的門被撞開了,一位臉色蒼白的年青女大學生步履有些跌跌撞撞地走了進來,仔細看去,女孩兒身上的衣服有些不整,散亂的披肩長發上沾著露水似的東西和草葉,真絲短袖衫的兩個扣子都系錯了,隱約看去,女孩兒的領口處還斑斑駁駁地有些濕粘的斑痕。

周韻,你不是說去參加什麽‘培訓班’了嗎?回來得這麽早啊?宿舍里正在叽叽喳喳聊流行服裝的三個女大... More

笑傲外傳之信手拈來牡丹花

那日令狐衝與任盈盈葬了岳靈珊。

二人在墳前拜了幾拜。

站起身環顧四周,衹見四周山峰環抱,處身之所是在一個山谷之中,山前一池碧水,樹林蒼翠,遍地山花,枝頭啼鳥唱和不絕,是個十分清幽的所在。

盈盈道:「咱們便在這裏住些時候,一面養傷,一面伴墳。」

令狐衝道:「好極了。

小師妹獨自個在這荒野之地,她就算是鬼,也很膽小的。」

盈盈聽他這話甚癡,不由得暗暗嘆了口氣。

二人在墳前相偎半晌,令狐衝道:「... More

她的小穴上絨毛不是很多,但是很整齊,她那豐滿的饅頭一樣的小穴已經被我用手扒開,然後用我的舌頭猛攻,上下來回地舔著,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了,而且口中含糊不清的說著:「啊……啊……好舒服……」不知道是酒精作用還是她是個敏感的女人,舔了不到一會工夫,她下面已經水流成河。她大聲的呻吟著:「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太棒了……哥哥……」我心想,原來我的好妹妹也有這麼淫蕩的一面... More

經典珍藏
文章總數:9251      切换语系:简体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