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了,真的要帶著我的寶貝女兒滑向深淵嗎,不能,和女兒接吻已經很過分了,超越了父女親暱的底線,我的手在她後背輕輕的拍著。 許久,我在她耳邊喃喃的說著:「爸爸做錯了,爸爸對不起了,你是我的寶貝女兒,爸爸不該對你這樣。」我使勁的摟著她,鼻子埋到她的秀髮裡。 「爸爸。」小影把臉埋在我胸口,聲音像是從我心裡發出來:「我喜歡這樣。」... More

經典珍藏
笑傲外傳之信手拈來牡丹花

那日令狐衝與任盈盈葬了岳靈珊。

二人在墳前拜了幾拜。

站起身環顧四周,衹見四周山峰環抱,處身之所是在一個山谷之中,山前一池碧水,樹林蒼翠,遍地山花,枝頭啼鳥唱和不絕,是個十分清幽的所在。

盈盈道:「咱們便在這裏住些時候,一面養傷,一面伴墳。」

令狐衝道:「好極了。

小師妹獨自個在這荒野之地,她就算是鬼,也很膽小的。」

盈盈聽他這話甚癡,不由得暗暗嘆了口氣。

二人在墳前相偎半晌,令狐衝道:「... More

武松新傳

序 章

話說大宋徽宗皇帝政和年間,山東省東平府清河縣中,有一個風流子弟,生得狀貌魁梧,性情瀟灑,饒有幾貫家資,年紀二十六、七。這人複姓西門,單諱一個慶字。

他父親西門達,原行走川廣販賣藥材,就在這清河縣前開著一個大大的生藥。現住著門面五間到底七進的房子,家中呼奴使婢,騾馬成群,雖算不得十分富貴,卻也是清河縣中一個殷實的人家。

只為這西門大員外夫婦去世得早,單生這個兒子卻又百般愛惜,聽其所為,所以這人不甚... More

寂寞的黃蓉

一日午后,黃蓉正側躺在柔軟的床上,一只手托着臉頰閉目養神。

只聽門外一人喊道:「郭夫人,您的茶來了。」

「進來。」黃蓉應道。

進來的人叫做王成,是一個十分機靈的年輕人,由于北方戰事的關系,使得父母雙亡,于是他便來投靠住在襄陽城的爺爺-王鐵,剛好王鐵是在郭府里幫傭的,所以郭靖便順便也收留了王成,好讓他能跟爺爺有個照應。

王成將茶放在桌上后正要轉身離閉,不料黃蓉忽然叫住他:「阿成,等……等一下。」

「... More

驢子告美人

序:做人不可許下永諾,因為未必可以一一實現,不過,有時人到危急關頭,就任何事都答應,但危險一過,就會將承諾拋諸腦後,文中的婦人得到驢子相救後但踐諾,還恩將仇報,於是就出現了以下匪夷所思的事情…。(一)

古道西風,一個廿六、七歲,身穿孝服的婦人,騎著頭驢子,踟躅前行。

婦人蹙著眉心,一面憂鬱,但可以看得出她還是很俏麗。

「小毛...」她拍拍驢背:「爹去世後,就只有你陪我了…假如此去開封,找不到大伯...恐... More

鹿鼎記之公主出嫁

話說康熙封韋小寶做欽差大臣,送公主出嫁到雲南。

這一日到了鄭州,盛宴散後,建寧公主又把韋小寶召去閒談。韋小寶怕公主拳打腳,每次均要錢老本和馬彥超隨伴在側,不論公主求懇也好,發怒也好,決不遣開兩人單獨和她相對。三人來到公主臥室外的小廳。其時正當盛暑,公主穿著薄羅衫子,兩名官女手執團扇,在她身後拔扇。公主臉上紅撲撲地,嘴唇上滲出一滴滴細微汗珠,容色甚是嬌艷,韋小寶心想:「公主雖不及我老婆美貌,也算是一等一的人才了... More

她的小穴上絨毛不是很多,但是很整齊,她那豐滿的饅頭一樣的小穴已經被我用手扒開,然後用我的舌頭猛攻,上下來回地舔著,她的呻吟聲越來越大了,而且口中含糊不清的說著:「啊……啊……好舒服……」不知道是酒精作用還是她是個敏感的女人,舔了不到一會工夫,她下面已經水流成河。她大聲的呻吟著:「好舒服……好舒服……啊啊啊……太棒了……哥哥……」我心想,原來我的好妹妹也有這麼淫蕩的一面... More

經典珍藏
文章總數:9331      切换语系:简体
 

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