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經典的SM文章

小白和小雪一同畢業後,來到了一個陌生的城市一個陌生的醫院來做護士,小雪和小白都有著天使般的身材和臉蛋,在上大學的時候大家都戲稱他們為白雪公主,而現在她們成了白衣天使,一來到這裡就成為眾多人追逐的對象,但是她們都不為所動,因為她們早上上大學接觸網絡的時候就喜歡上了SM。並慢慢的成為SM的狂熱愛好者。今天小白和小雪一起值夜班,她們商量好了準備玩一個大膽的遊戲。小雪對小白說:「今天讓我來為你服務。」

小白又期待又好奇的問:「你要做什麼啊?」「別管了,一定會讓你滿意的。」小雪壞壞的笑著轉身出去了。一會她推著一輛送藥車回來了,這個1米高的送藥車是不銹鋼的,下邊有4個滾輪可以輕鬆的推著移動,車子下部是一個前面有兩扇開門的不銹鋼櫥,頂部除了一個T型的輸液架插到送藥車的底部外的是一個平台,可以放各種藥品用來推到病房給病人服藥,平台上最特殊的設計是一個方型的凹槽,病人吃藥前如果需要淑口或者灑出來的水或者各種廢液都會被倒到這個凹槽裡,通常在下邊的櫥子裡會有一個小桶用來存放,然而今天不一樣了,送藥車的下部的櫥子裡將是小白被捆綁著的身體。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這個小車被小雪改造過裡邊,底部隱藏著一個蓄電池,當小車被推動的時候,四個輪子的轉動會給蓄電池不斷的充電,每推動10米蓄電池就可以提供20分鐘的電力。小雪關上值班室的門,脫光了小白的衣服將小白的嘴巴裡放入一個中間帶有一個孔的大塞口球在腦後固定住,將一根胃管從孔裡塞進去一直塞到了胃裡固定在塞口球上,胃管的另一端被聯結到了肛門裡,又將乳頭上貼上兩個帶著導線的銅片,然後拿出一卷繃帶,先是將小白的小腿和手臂並在一起纏繞上繃帶又把它們和大腿並在一起使雙腳靠著屁股,然後用繃帶一圈一圈的緊緊纏繞在一起,又將大腿貼著胸部和乳房將大腿和小腿手臂還有身體緊緊的捆紮了起來,最後把小白的頭部埋入雙腿之間然後從屁股到頭部全部用繃帶緊緊纏繞了,現在的小白除了裸漏在外的陰部和肛門外全身都被緊緊的繃帶覆蓋著,像極了一個球狀的繭子。

小雪想了想又拿出一卷強力的醫用膠布,在繃帶的外邊用更緊的力度將小白的身體除陰部和肛門外全部纏繞了起來,小白美麗的身體成了一個又白又圓的球狀物,如果不是看到裸露在外邊的陰部和肛門誰也不會看出這是一個人。小雪用盡全身的力氣將小白背部向下抱進了小車下部的不銹鋼小櫥裡,這個小櫥恰好可以放下小白,當兩扇櫥門被關閉後可以很緊的固定住小白的身體,現在小雪將小白的肛門插入一個可以灌腸的槓栓,這個肛栓是特製的,裡邊外邊各有一個充氣的球,可以有效的防止進入直腸的任何東西洩露出來,小雪將它們迅速的沖滿氣體固定在了小白的肛門上,如果小白能活動也沒有任何辦法將它從身體裡弄出來,然後將粗粗的灌腸管聯結到了小車上面用於倒入殘液的漏斗型的凹槽的底部。

小雪又將底部有一段中空的可以伸縮抽插的高級人造陰莖深深的插進了小白的陰道,然後在小白的陰蒂部位貼上了一塊帶有導線的純銅片,在小白的尿道裡插進了一根尿管,尿管被巧妙通過小車底部的一個孔聯結到了外邊。最後小雪整理了一下乳頭上陰蒂上人造陰莖上的電線將它們聯結到了蓄電池上,當小車被推動的時候,小白的乳房陰蒂將被輪流電擊,陰道裡的人工陰莖也將高速的抽插著小白那嫩嫩的陰道。小雪關上了櫥門,她將櫥門用上下兩把鎖鎖了起來,上邊是一把定時鎖,時間定在了12個小時後自動開啟,下邊是一把密碼鎖,密碼是白天一位男同事定的,當然他並不知道這個鎖是用來鎖小白的身體的,密碼小雪也不知道。

小雪站起來伸了個懶腰,將T型的輸液架插到小車上,輸液架的底部正好插進了人造陰莖上方中空的部位裡將它更深的壓進了小雪的陰道,這個設計是很合理的,T型架不會因為人造陰莖的抽插而上下移動,現在小白正用她的陰道支撐著這個T型架。現在的小白在不銹鋼櫥裡無法發出任何聲音,也無法做絲毫的掙扎,無法將自己解脫出來,她已經變成了一個送藥車的一部分,小雪的玩具。「好了,讓我們開始工作吧」說完,小雪將病人該吃的藥品一瓶瓶的放在小車頂部的平台上,開始推著小車到各個病房送藥了,小雪每推動一步,裡邊的小白都將遭受到4重刺激,陰道的高速抽插,乳房陰蒂的電擊使她無法控制自己,所以當小雪推著小車從辦公室走到病房裡小白就達到了她的第一個高潮。小雪看見病房裡有一個醫生,他曾經追求過小白被小白委婉的拒絕了,看到小雪來了他笑著問她:「小白呢,今天不是和你一起值班的嗎?」說著將他手裡杯子裡喝剩下的水倒進了小車的廢液方型凹槽裡,小雪眼睜睜的看著他把水倒進了凹槽呆了一下,但她很快反應過來了:「她啊,貪睡,早就睡了。」

心裡卻在想這個傢伙哪裡知道小雪就在我推著的小車裡,而且他剛才倒掉的水已經灌進了小白的屁股裡正清洗著小白的直腸,當裡邊的水達到一定多時又會通過聯結小白肛門和胃的管子灌進小白的胃裡,然而這個醫生又將刷杯子的水又倒了進去。寒暄了一會她從那個病房出來了,就這樣她推著小白一間一間的病房走,然而她不知道的是,當她在喂病人吃藥的時候有人將暖水帶裡的水、喝剩下的可樂倒進了廢液槽裡,當然,它們也都罐進了小白的直腸裡。還有一個正在輸液打點滴的病人需要去廁所,於是小雪讓他將藥瓶掛在T型架上推著小車去了男廁所,但是這個人在廁所裡壞壞的將尿也灑進了送藥車的凹槽裡。當然,小雪也並不知道,小白也不知道究竟是什麼進入了她的直腸。當所有的藥送完後,小雪推著滿肚子液體的小白回到了辦公室,將白大褂脫下,掛在了T型輸液架然後又把小雪推到了走廊,然後對小白說:「好了,我要睡一會了,你也休息一下吧。」

於是將小白的小車留在了走廊裡,自己去值班室睡覺去了。而剛才她推著小雪足足走了有100多米,現在蓄電池裡的電力足夠維持3個多小時了,在接下來的3個小時裡小白將不斷的被電擊,而陰道裡的人造陰莖也將時快時慢的抽插她足足3個小時,在這3個小時裡,小白度過了一個接一個的高潮,而小雪卻完全不管小白自己進入了甜蜜的夢鄉。第二天,小雪早上7點醒來了,她穿上衣服走到走廊想去看一下小雪,卻發現送藥車竟然不見了!!而小白正在裡邊啊,我真不該把她放在走廊上,小雪著急了,到處去尋找,終於在一間病房裡發現了小車,而小車的T型輸液架上一邊掛著一個吊瓶另外一邊掛著幾件厚厚的衣服,他們哪知道這些將把人造陰莖深深的壓進小白的陰道裡,而現在的小白感覺人造陰莖正深深的進入了陰道裡甚至在抽插她的子宮,小車頂部的平台上放著一合沒有抽完的香煙還有幾副撲克,然後她在錐型的廢液凹槽裡看到一些沒有滑下去的煙灰。

她們把小白當成了一個煙灰缸!!而且在小白的小車上面打了一夜的撲克!!要知道小車是有輪的,它肯定會滑動,那也就是說裡邊的小雪忍受了一夜的抽插和電擊折磨。小雪迅速拿掉所有的東西,把小白推回了值班室,想打開兩把鎖把小雪解救出來,卻發現時間鎖被動過了,上面顯示的時間是170多個小時了,而她打電話問那位醫生密碼鎖的密碼卻被告知,他有一個5天的假期,已經到國外旅遊去了!!小雪差點暈過去了,要知道這是一個不銹鋼的小車,除非用電氣焊才會打開,但是那樣會傷到小白。小雪沒有辦法了,當她把這個不幸的消息告訴小白時,小白是真的暈過去了,但是她很快被陰道裡的抽插弄醒了,她開始哭泣開始拚命的掙扎但是沒有任何作用,在外邊甚至聽不到一點聲音也看不到一點移動的痕跡。小雪只好說小白回家探親了為小白請了一個星期的假。但是誰有知道其實小白一直在辦公室裡忠實的「上班」,為病人「送」去藥物,然後將病人廢棄的水和雜質全部忠實的容納到自己的肚子裡。小雪每天都會兩次將牛奶和流質食物通過方型的廢液凹槽灌入到小白的肛門裡,當它們在直腸裡被混合然後積累到一定多的時候又會通過直腸的壓力被排到胃裡,讓小雪不至於被餓死。

在這一個星期裡,她用陰道支撐著的T型輸液架被不斷的掛上各式各樣的液體和衣物。每天上午下午晚上都會有人推著她去送藥,然後提供的電力使她身上各種裝備不停的在運做。每天只有幾個小時蓄電池裡的電用盡時她才可以得到休息。小白幾乎瘋狂了,而小雪也並不是每天都在上班在小白的身邊,在她不在的時候,她和小白都不知道小白的身體裡究竟被灌入了什麼東西,小白的陰道又承受多大的壓力。小白只知道她每天都被灌飽,無論是直腸裡還是胃裡整日都是滿滿的,肚子高高的挺著。而陰道裡的抽查每天都帶給她無際盡的高潮,讓她在一天的大部分時間裡都處於高潮後的昏迷狀態裡。一個星期到了,時間鎖準確的打開了,小雪打開了密碼鎖將小白搬了出來,小白終於解脫了。她足足休息了半個月才能重新上班。。。。

第二集

小雪的遭遇今天是星期天,小白和小雪被安排在一起值班。小白計劃好了,上次被小雪折騰的這麼慘,這次一定也讓小雪幸福幸福,她頭一天就把一把輪椅放在了值班室裡,將上次小車裡的蓄電池和小輪發電機安裝到了輪椅的底部。

星期天沒什麼事,趁大家不注意她將小雪拉到了值班室裡。指了指輪椅告訴小雪這次她來為她服務,小雪笑著說:「你真壞,你要還手啊,不過我不怕,你來吧!」於是按照小白的要求將衣服脫光了坐在了輪椅上。小白先將小雪的雙手和小臂用強力膠布固定在了輪椅的扶手上,將小雪的嘴裡放上一個帶有消音功能中間有一個小洞的大塞口球,把小雪的雙眼上戴上眼罩,用膠布固定住,在小雪的耳朵裡放上帶有消音功能的耳塞,鼻孔上也安裝上了中間有孔的消音鼻塞,這套消音裝置是小白好不容易從國外SM站上購買來的,可以保證的是,現在的小雪無法聽到任何聲音也發不出一點點的聲音,眼睛也看不到任何東西了。做完這些,她將小雪的頭部戴上了一個底部帶有一個項圈的彈性頭套,將頭套下邊的項圈用密碼鎖鎖了起來,又將項圈鎖到了輪椅的靠背頸上。然後小白找了一段橡膠管,把小雪的乳房從根部緊緊的栓了起來,使小雪的乳房猥褻的高高向前挺著,又把小雪的乳頭用兩根銅絲導線栓了起來,拿起一把刷子將小雪的整個突出的乳房上塗上了一層導電液,這樣,當導線被通電的時候,乳頭受的刺激最為強烈,而整個乳房也會有麻酥的針扎的感覺。小白找了幾條皮帶,將小雪的乳房的上下各一條、腹部兩條緊緊的捆紮到了輪椅上,現在無論小雪多努力她的上半身無法進行絲毫的移動了。小白把小雪的雙腿用數條皮帶分別固定在輪椅下邊的兩條前腿上,使它們沒有絲毫移動的可能。

這個輪椅為了方便病人使用,坐椅的底部有一個直徑15厘米的圓洞,小白將上次小雪給她用的那個可以伸縮抽插的高級電動人造陰莖換了一個更大更粗的人造陰莖,不管小雪一直在搖頭從下面插進了小雪已經濕透的陰道,然後用強力膠固定在了下邊。隨後小白在小雪的尿道裡裝上了一個導尿管固定住,這個導尿管後部帶有一個透明的儲存袋,小白將它掛在了輪椅靠背的背後。同樣的她把上次小雪給她使用過的那個可以灌腸帶有裡外兩個氣球的槓栓塞進了小雪的肛門裡充氣固定住。小白又把一個T型的輸液架固定在了輪椅的靠背上,將一大瓶給病人輸液用的液體掛在了上邊,插上可以調節流量大小的輸液管和用於給肛門灌腸的管子連接了起來。最後,小白把小雪的陰蒂、腹部背部臀部貼上了10塊帶有導線的純銅片,連同乳頭上的電線整理了一下隱藏在了小雪的身後,同樣的她整理了下管子也藏到了小雪的身後,然後蹲下在輪椅的底部將所有導線連同人造陰莖上的導線全部聯結到了蓄電池上,這樣,當輪椅被推動的時候,蓄電池被充電,小雪身上的所有銅片和導線都將電擊她讓她全身發麻,有銅片的位置更為強烈。同時人造陰莖也將高速的抽插小雪的陰道。做完這些後,小白找來繃帶將小雪的頭部一直到脖子都緊緊包紮了起來,只留下兩個鼻孔的位置讓小雪呼吸,又給小雪的身體上蓋上了一條被單。然後她說:「好了,讓我們到外邊呼吸一下新鮮空氣吧。」當然,小雪無法聽到,現在的她聽不到任何聲音看不到任何東西,即使被放在馬路邊上她都不會知道。小白推著小雪走出了值班室,走過走廊,通過電梯到了醫院的院子裡。

一路上跟碰到很多同事,他們問:「這是個什麼病人啊,怎麼包紮的如此嚴實。」「這是一個重度燒傷病人,要不要看看她身上?」說著小白就要把被單揭開,但是大家都不敢看。現在的小雪其實正在被碩大的人造陰莖高速抽插、銅片的電擊,捆著乳頭的導線下達到一個又一個的高潮,輸液瓶裡的液體也源源不斷的流進了小雪的直腸裡。而在外邊卻一點也看不出來。只看到一個頭部和脖子被包紮起來身上蓋著被單的一個人坐在輪椅裡。小白推著小雪走到一個不會有人看到不會有人來的角落裡,然後將她身上的被單揭開,讓小雪的身體暴露在陽光裡,然後坐到休息椅上,看著小雪被不斷的被碩大的人造陰莖抽插,在電擊中蠕動,明媚的陽光撒在她身上,真是一個最美麗的場景。400CC的輸液瓶裡的液體沒有了,小白又給她換上了一瓶,把流量開到最大,小白看著小雪,把手伸到兜裡,打開了在身體裡已經戴了一天的一個小型的人造陰莖的開關,很快的,她和小雪同時達到了高潮,小白興奮的昏了過去。

當她醒來的時候,驚訝的發現一個幾歲的小孩子正興奮的拿著一跟小樹枝在戳著小雪的乳房,小雪的乳房上已經被戳出很多紅色的點,嚇的小白趕緊給小雪蓋上被單推著輪椅就跑。小白回頭看了看,小孩並沒有跟過來,她放慢了腳步。碰到一個男同事,把她攔住沒事找話的和她聊天,她敷衍著,低頭發現輪椅後邊小雪的透明儲尿袋裡的尿液快滿了,於是惡作劇的邊和男同事說著話邊用身體將它們壓了回去,這下裡邊的小雪可慘了,膀胱迅速被自己的尿液漲滿,然而她自己不能控制她自己的尿液不出去或者進來,所以,液體又在小雪膀胱的壓力下迅速的跑回了尿袋,然而小白又將它們壓了回來,於是小白邊和男同事聊著天邊來回壓著這個尿袋玩兒,小雪被折磨的暈了過去。但是她不可能暈多久,碩大的人造陰莖在身體裡的攪拌,陰蒂和乳頭上的電擊讓她又醒了過來,尿液又充滿了小雪的身體,小雪有強烈的尿意,可是這次小白沒有放鬆的意思,小雪在這強烈的尿意刺激下又一次達到了高潮。

終於,小白又推著小雪前進了,不過,這次是因為她發現吊瓶裡的液體又沒有了,而身邊又沒有液體瓶子了,於是她索性推著小雪來到了水龍頭這裡,趁沒有人注意,將小雪肛栓上的灌腸管接到了水龍頭上,她將水龍頭打開,水迅速漲滿了小雪的可憐的肚子,將小雪的肚子在幾秒鐘裡撐的跟孕婦似的,小白悄悄的揭開小雪的被單,看著小雪圓圓的發著亮光的的肚子不禁得意的笑了,不過她還沒有關掉水龍的意思,直到看到水無法再流進去為止,這根灌腸的管子水流是單向的不允許水往外流,加上肛栓上肛門裡邊和外邊的兩個被充滿氣的球牢牢的固定著肛栓,使一滴水也沒有可能洩露出來。現在的小雪直腸裡的水被巨大的壓力壓到了小腸,現在的小雪的整條腸子都變成了被最最大限度充滿水的水腸,肚皮高高的挺著,看起來像一個就要臨盆的孕婦。她現在唯一的感覺就是要去廁所,這個念頭充滿了她的大腦使她不能再想別的事,她都快發瘋了,但是現在的束縛讓她不能做任何事。陰道裡的人造陰莖也絲毫沒有放過她的意思,在瘋狂的抽插著她。

而小白絲毫沒有讓小雪去廁所的意思,她推著小雪在院子裡幾乎散了一上午步,小雪腸子裡的水一部分被消化掉了,排到了膀胱裡,膀胱裡的尿液又通過尿管到了外邊的儲留袋裡,把儲留袋撐到最大的限度,一滴也進不去了,小雪的膀胱也已經是被撐到了最大的限度,小白卻還是時不時的將儲留袋裡的尿液給壓回去,那一刻小雪覺得自己的膀胱要爆炸了。小白仍舊推著有著強烈便意和尿意的身體裡被裝滿了水的小雪在悠閒的散著步。現在的小雪是一個水球。終於小白推著小雪回到了值班室。小白想了想,先把小雪推到了廁所裡,在單間裡縮上門,把被單揭開,把肛栓裡外兩個球的氣體放掉,一放掉氣後肛栓被小雪的肛門噴了出來,然後一個壯觀的噴泉出現了,小白又把小雪的尿管拔了出來,又一道噴泉,兩個噴泉足足噴了1分多鐘才停了下來。小白擦乾淨了小雪的身體將小雪推到了一間廢棄的病房裡。

小白將小雪頭上的繃帶身上的被單都拿了下來,現在的小雪除了頭上有一個頭罩外全身都赤裸著,被勒成深紅色的雙乳猥褻的向前突出著,乳頭在電擊下高高的聳立著,身下碩大的人造陰莖還在買力的高速抽插著小雪的陰道,小白將它取了下來,現在小雪的下身的人造陰莖、尿管、肛栓都被取了下來。在小雪被電擊的顫抖中,小白把小雪的雙腿從輪椅腿上解了下來然後將大腿向上抬固定在了輪椅背的兩邊,又將小腿和小臂一樣固定在了輪椅的央︻扶手上,使小雪的陰道和肛門向前突出著,然後她取出兩個陰道開口器不顧小雪的反抗分別插入了小雪的陰道和肛門,並將它們開到最大,又在尿道裡插了一根尿管讓小雪的尿液可以順利排出,然後她把窗戶完全打開將小雪推到了窗邊,使小雪大開的陰道和肛門正對著窗戶,明媚的陽光灑在小雪的身上,新鮮的空氣吹進了房間也吹進了小雪的陰道和肛門。

最後,她將小雪的頭罩打開,將一根胃管從消音塞口球上的小孔塞進了小雪的嘴裡通過喉嚨一直插到了小雪的胃裡,又拿出一個用於當主人不在家的時候用的那種自動喂寵物的餵食機把喂管的另外一頭接到了上邊,設定好時間,這樣小雪每天都會自動被餵食食物和水。最後,小白壞壞的將一個注射泵拿到了小雪身邊,接上一條橡皮管放到小雪陰道裡,這個注射泵裡放的是蜂蜜,它將每分鐘滴一滴,小白知道院子裡那幾個蜂箱裡的蜜蜂發現後會來採蜜,螞蟻也會來吃飽肚皮,然後將小雪獨自留在了窗前,鎖上門走掉了。她也給小雪請了一個星期的探親假,但她並沒有去看望過小雪。小雪獨自在那間廢棄的病房裡,對著窗戶,忍受著各種溫度的風吹進陰道和肛門,不停的感受著電擊帶來的快感,忙碌的蜜蜂一群群的在她的陰道裡飛進飛出,螞蟻也在陰道裡爬來爬去,蜜蜂甚至把她的陰道當成了家。她整日感受著陰道裡麻麻的感覺而無法得到高潮,這對她是一種無與倫比的折磨。小雪那美麗的乳房和乳頭在橡皮管和銅絲的捆紮下因為缺血而一直保持一種紅色幾乎都要壞死了。一個星期後,小白回來了,她發現小雪的陰道裡聚集著數十隻蜜蜂,它們在裡邊爬來爬去辛勤的采著真的蜜汁和小雪的蜜汁。小白得意的笑了,望著一個星期裡被蜜蜂弄的幾乎流光了自己蜜汁而無法得到一個高潮的小雪,她覺得自己勝利了。小白將小雪放開了,同樣的,小雪也足足休息了一個星期才能去上班。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