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奶罩

 媽媽保守的大奶罩

如果你有幸看到我媽媽的裸體,一定會被她胸前的那對大奶所震撼。

媽媽叫柳淑容,是本市公認的金融一支花,這個稱號從她畢業至今,已
經保持了十年之久,現在即使媽媽三十二歲了,金融系統內每年層出不窮的年輕
美女依然搶不走這個美名。

愈加成熟的魅力使得媽媽的豔名遠播,她胸前那對36d的梨形大乳不知讓
多少色狼垂涎三尺。不過媽媽卻是個很傳統的女性,上班一直穿著套裝,而且總
是買那些款式保守、罩面很大的文胸,將她的乳房遮蓋得嚴嚴實實的。夏天時,
媽媽的上身總是陷著深深的乳罩印子,也不知道那麼大的奶,非要勒那麼緊幹什
麼。

這些大奶罩雖然不夠性感,但卻很溫馨,寬闊的罩面足夠把我的小雞雞整個
包容。我最幸福的時期就是每年暑假,只要爸爸媽媽一上班,家中就是我的天堂
了。我打開媽媽的衣櫃,如朝聖般捧出媽媽疊放得整整齊齊的幾副大奶罩。

手淫時,通常我的小雞雞上會纏著一副媽媽的奶罩,再把另一副軟綿綿的罩
裏往臉上一捂,乳罩上留下的乳香讓我興奮不已,將馬眼上吐出的露珠塗在乳尖
所對的位置,意淫一番媽媽的大奶,真是至高享受啊。不過我射精時從不敢射在
媽媽的乳罩上,要是被媽媽發現了汙跡我必死無疑。

有一次不小心,用媽媽的奶罩裹著我的小雞雞裹得太緊了,罩帶纏在陰莖上,
蕾絲邊輕刮著我的龜頭,幾個敏感點同時被摩擦,太興奮眼看來不及扯開,索性
將媽媽奶罩捂在棒棒上,美美地射了一回,這一次射精射了很長時間,精液多得
從奶罩中溢了出來。

媽媽的棉質奶罩吸水性能很好,吸足了精液的罩子脹得鼓鼓的,飽滿的圓罩
讓我聯想到媽媽的子宮。不過後面清理戰場可忙壞我了,沒想到有生第一次洗衣
服就是洗媽媽的奶罩,將媽媽的罩罩打上肥皂,搓了又搓,裏裏外外洗了好幾遍,
用去好幾盆水。然後擠幹,用電吹風吹,無微不至地伺候著媽媽的這件寶貝,心
裏竟蕩漾著幸福感,我給心愛的媽媽洗奶罩了。

將媽媽的乳罩吹得熱烘烘的,不留一滴水分,看著剛才被我弄得一塌糊塗的
乳罩重新又恢復了乾淨和挺拔,我十分高興,親了親這件潔白的奶罩,我捧著它
放入了櫃子中,完璧歸趙。

第二天我再打開衣櫃時,沒有發現這副奶罩,肯定被媽媽戴在身上了。唉,
如果能將我的精液塗遍媽媽的奶罩,跟媽媽嬌翹的乳頭親吻,該有多好。

媽媽從不穿吊帶裙、v領衫之類的暴露胸部的衣服,連家裏睡袍的款式也是
十分保守的,所以我和媽媽周圍的男人都沒有機會看見她深深的乳溝。當然爸爸
除外啦,爸爸是唯一一個擁有媽媽美乳的男人。

幾個月前,爸爸媽媽吵了一次架,原因好象是常年經商的爸爸在外面有了女
人,我實在不明白,媽媽這麼端莊美麗,而且奶子又大,爸爸怎麼還會對其他女
人感興趣?那次吵架後,爸爸就越來越少回家了。

媽媽在家經常以淚洗面,在閨密卓韻真的勸導下,媽媽參加了一個以健身為
目的的有氧舞蹈班。

媽媽本來就有很好的舞蹈底子,在這個舞蹈班上顯得特別出眾,這極大地滿
足了她的虛榮心,她臉上的笑容也逐漸多了起來。

我陪媽媽去了這個舞蹈班幾次,這個班的教練是個叫阿誠的男教練,班上的
那些少婦們都叫他帥哥,我卻看他不順眼,因為他經常色迷迷地盯著媽咪,所以
我私下把他叫做賤男誠。這傢伙要求班上的女學員所穿的舞蹈服必須是上身短袖,
下身短褲或短裙,那些少婦們也樂意展示她們白花花的粉臂和玉腿,這其中就包
括我的媽媽。

我去這個舞蹈班的最大目的就是看媽媽白皙的大腿,媽媽的大腿在所有女學
員中,雖然不能算是最結實,但肯定是最豐腴肥白的。為了達到教練的要求,媽
媽特地去買了幾件時髦的熱褲,熱褲的長度僅到她的大腿根,連媽媽臀部的下彎
都遮不住。

阿誠每節課都花大量的時間親自手把手教媽媽,媽媽用一隻細嫩的腳尖就支
撐住整個豐碩的身體,高抬著性感的大肥腿,一邊手揮蘭花指,一邊手還搭在阿
誠的肩上,模樣兒帶著幾分嬌羞,我在旁邊看著看著竟然勃起了。

有一天晚上,老師佈置的作業特別多,忙得我無法陪媽媽去練舞蹈,媽媽就
一個人去了。結果就是這天晚上,久曠的媽媽經受不住年輕男人言語的挑逗與雄
性身體散發出的誘惑,再加上對爸爸絕情的徹底失望,媽媽終於放棄了苦守多年
的貞操。阿誠沒費什麼氣力,就在更衣室裏順奸了媽媽。

本就豔麗的媽媽被年輕男人滋潤後更顯出驚人的美態,接下去的舞蹈課,媽
媽總是讓我在家念書而不再帶我去。

每次練完舞回家都特別遲,依舊端莊的媽媽卻掩飾不了她眉宇間蕩漾的春情,
等我懷疑時已經太遲了。

這天晚上,媽媽又去跳舞了,我跟著她出了門,藏在健身館對面的一棵大樹
後等待著。終於熬到下課,那些少婦紛紛開車離去,不久媽媽的白色雅閣車也開
了出來,我清晰地看到車上只有媽媽一個人。

難道我懷疑錯了?心裏高興之餘心裏卻有點失落,我急忙打了輛出租讓司機
跟上媽媽的車。

一路上我的心慢慢往下沉,媽媽走的根本不是回家的路。媽媽將車停在一個
公共停車場,然後出來在路邊等著,不一會,一輛計程車接走了媽媽,我看到後
座上坐的正是賤男誠,媽媽一上車就依偎在了他的懷裏。

媽媽乘坐的計程車直接開到了阿誠住的一個舊小區裏面,這個小區門口甚至
沒有保安,計程車在一座樓前停了下來,很快阿誠摟著媽媽便上樓了。

從健身館出發,到中途換車,再到阿誠住所,其間總共只花了二十分鐘不到,
即便是偷情中的媽媽,仍然注重效率和保密性啊。

不一會,五樓的一個房間燈亮了,我的心卻在寒風中顫抖。

如果我沖上去撞破媽媽的姦情,那只會徹底毀了媽媽。雖然爸爸一樣在外面
偷情,但男人和女人就是不一樣,爸爸的風流會被看作有錢人的遊戲,而媽媽的
紅杏出牆卻會遭到世人最惡毒的打擊。

忍著心臟撕裂般的疼痛,我行屍走肉般離開了這個破爛的小區。回到家中,
我將身子投到床上,痛哭了一陣後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看著媽媽心情愉快地在廚房準備早餐,我的心裏竟然提不起一
絲對她的恨。爸爸移情別戀,媽媽似乎也找到了她的真愛,我又能做些什麼呢?

媽媽修長筆直的雙腿上彈動的圓臀活潑地左右搖晃,它們昨晚在賤男誠的胯
下肯定被壓扁了吧,今天居然還這麼高興?我的眼中冒出了火光,在這一刻,我
終於下定了決心:我無法說服爸爸回到媽媽身邊,卻又不想媽媽回到這幾年愁悶
的模樣,我要做的就是將媽媽從阿誠身邊奪回來,讓我來替代阿誠!

在一個週末,我趁媽媽午睡時取了媽媽鑰匙,到街上全部按原樣打了一串,
至於裏面有沒有阿誠房間的鑰匙,那只能看運氣了。

這天晚上,媽媽又開始了她淫蕩的跳舞之旅,看著媽媽打扮得漂漂亮亮地出
門,我惡意地想著,媽媽練習跳舞的時候,胯下的騷穴會不會因為期待即將來到
的交合而變得濕漉漉的呢?

我帶上那串打來的鑰匙,開始了行動。

打的到了阿誠小區,按照那天晚上的印象來到他的房門口,為了保險起見,
我先敲了一會門,沒人開,我掏出了鑰匙,開始一把把的試過去。

當鐵門終於被其中一把鑰匙打開時,我松了口氣,馬上進了房間,將門關上。

第一次進入別人的住宅,我的心怦怦地跳著,深呼吸了幾次稍微平靜下來後,
我開始打量這套房子。

一室一廳的房子,裝修和設施都很陳舊,令我懷疑這套房子是阿誠租來的。

臥室的門沒有上鎖,面積很大,靠牆擺了張兩米寬的大床,旁邊就放了張桌
子,還有很大的空間。

那張床是老式的高架床,上面放了個席夢思,這就是媽媽失貞的地方了?我
一陣恍惚。

在床頭櫃裏,我發現了一盒避孕套,居然還有一盒口服的避孕藥,不由得心
中酸楚。在一個隱蔽的抽屜裏,還發現了幾包聖女迷情粉,莫非阿誠當初是
靠這個讓媽媽臣服的?

無聊地翻遍了整個房間,除了那些亂七八糟的性用品之外,就沒有其他什麼
東西了,連書都沒有幾本。看來這個阿誠是一個極其淺薄的人,媽媽怎麼會喜歡
上這樣一個人呢?難道就是因為他的雞雞比較大?

快到他們下課的時間了,我鑽入了床底下,幸好這張老式的床底下空間還比
較高,趴在那不會太難受。床的對面有一面大的落地鏡子,我微微調整了鏡子的
角度,這樣我在床下稍微挪動位置,就可以通過這面鏡子看到房間的絕大部分地
方。

過了一會門開了,我的心又開始急速地怦怦跳了起來。

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男一女的下半身,我一眼就認出了媽媽的高跟美腳,我
從未如此近距離地觀察過媽媽的玉足。

媽媽穿露趾涼鞋的機會不多,一般只有不上班的時候才穿。今天媽媽穿的這
雙側空涼鞋十分性感,涼鞋內的足弓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即使在網路上看了許
多美足圖片,我仍不得不承認這是我看到過的最好看的一雙腳。

然而這雙腳卻急促地隨著那個男子的走動而挪動著,剛進門,媽媽就已經嬌
羞地撲入了阿誠懷中,送上她的香唇,兩人吱吱唔唔地親吻著,摟在一起進
了臥室。

我在鏡中清晰地看到,媽媽不知羞恥地含吮著阿誠的臭舌頭,並且還伴隨有
吞咽的動作,難道她在吞阿誠的口水?

真噁心!

媽媽捧著阿誠的頭親了許久,最後當阿誠離開媽媽的嘴唇時,媽媽一臉陶醉,
她的香舌還被吸出一截露在微張的紅唇外。

接下來他們的前戲是雙人裸舞,阿誠先脫個精光,大吊耷拉在那,他饒有興
味地看著媽媽脫著衣服。

媽媽臉紅紅地背對著阿誠,不敢看他那醜物,一邊脫著她的套裝,套裝裏面
依舊是保守的內衣,上身穿的就是我最常用來手淫的那副粉紅色大胸罩。媽媽很
小心地脫著內褲,但還是把臀間的陰戶露給後面的阿誠看了,沒想到外表白淨的
媽媽下體的陰毛卻很多,大陰唇旁也有稀疏的一些陰毛。

媽媽沒有脫她的露趾高跟鞋和胸罩,轉過身來,俏生生地並腿立著,雙手交
叉著遮住她的黑三角。

原以為高挑的身材能得到情人的讚美,沒想到阿誠戲謔道:你這副毫無情
趣的大胸罩把你的大奶子都遮住了,這樣子我很難勃起的。

媽媽正愕然時,阿誠突然上前托起媽媽的大臀,媽媽驚呼一聲,被舉到空中,
兩人的淫舞開始了。

兩人排練這套淫舞已經很長時間了,動作熟練,媽媽經常被托舉過頭,雙腿
劈叉,她配合地將紅櫻櫻毛茸茸的陰戶湊到阿誠臉上讓他舔弄,阿誠每舔一下,
媽媽都會嬌呼一聲,然後又騙腿躲避開去,樂此不疲。阿誠粗糙的大手更是經常
直接抄入媽媽胯下,將媽媽打橫抱著旋轉,總之不堪入目。

舞畢,阿誠扒掉媽媽的大胸罩,揉著媽媽的大乳房,道:你不脫胸罩,是
怕你的奶子下垂著晃蕩不好看吧?

卸掉奶罩後,媽媽的乳房呈懸鍾狀,而且乳頭呈葫蘆把似的上翹,根本不顯
下垂。現在這對飽滿的乳房落在阿誠的手掌心中被肆意揉捏,還被他譏笑乳房的
形狀不好,媽媽又羞又惱。

好好的奶子,被那雜種吸了後就走樣了。阿誠粗魯地道。

不許你這麼說小羽!媽媽氣得臉通紅。

說他怎麼了?你還發脾氣了?阿誠惡狠狠地抱起媽媽,將她扔在了床上,
他騎了上去,就坐在媽媽的髖部上。

你看看你這乳房,大是夠大了,乳頭卻下垂了。還有你這肚皮,因為懷了
那雜種,妊娠紋怎麼也消不去了,真難看!

被情人這樣羞辱著,媽媽無地自容,雙手掩面嗚嗚地低泣著。

看著媽媽這樣,阿誠得意地笑了,道:行了,別哭哭啼啼了,就你三十多
歲的阿姨,穿上衣服還可以充充少婦,要這樣光著身子走出去都沒人要了。

堂堂的金融之花被說得如此不堪,阿誠其實是在媽媽面前自卑,他只有這樣
打擊媽媽的自信心,才會讓媽媽長期臣服于他。

那你為什麼還要勾引我?媽媽完全上當了。

我就是愛操你,操那個雜種的媽,我特別有快感!阿誠恬不知恥地道。

你無恥!媽媽憤怒了,使勁撐起身子,推開阿誠,下床撿起她的大胸罩
就要帶上。

阿誠如惡狼般從後面撲上來,媽媽雙手反背著正在扣胸罩,猝不及防被阿誠
擒住胳膊,就象一隻正要展翅高飛的白天鵝,被硬生生折斷了翅膀!

媽媽被拖倒在床上,雙腿驚慌地張著,露出無助的陰戶,剛才被揉奶子時陰
洞已經出了一些淫水,阿誠的大雞巴趁機從背後插了進去,一捅到底。

放開我,你這個魔鬼,快放開我!媽媽仰躺在阿誠身上袒露著雪白的肚
皮,象一隻無助的青蛙,她的生殖器被那根粗紫的醜物恣意抽弄著。

媽媽罵歸罵,但是屁股卻直往下沉,不自覺地想更深地納入阿誠的大肉棒,
真是口是心非的女人啊。

阿誠努力地動著屁股,那根大棒從下往上一下下鑿入媽媽體內,嘴裏惡狠狠
地道:我就是要強姦你,我就是要幹你這個大奶媽!一邊使勁地用煙熏黃的
手指擰著媽媽的大乳頭。

不要啊……媽媽悲鳴著,小屄內卻被操出一汩汩水來。

幹你,那個雜種小時候吃你的奶,雜種他爸霸佔了這奶子幾十年,現在呢?
是不是都是我的?是不是!阿誠聲嘶力竭地道。

小誠,你別這樣,我害怕……媽媽被幹得仰起了雪白的脖子,痛哭啜泣
著。

好容容,我愛你,我愛你的這對大奶子,我是害怕失去她們啊……情緒
反常的阿誠突然大聲嚎哭著,情緒激動下,他的陽物抽送過猛,居然從媽媽的陰
道中滑了出來。

媽媽脫去束縛,轉過身來,看著一個大男人為她哭得這麼淒慘,媽媽的心又
軟了,她輕輕撫摸著阿誠的臉,柔聲道:別哭,別哭,她們都是你的,永遠都
屬於你的……

說著媽媽俯下身去,輕托著她的乳房,將乳頭送入阿誠的嘴裏。

在媽媽的溫情呵護下,阿誠的情緒慢慢穩定,胯下大蛇又開始蠕動,媽媽羞
答答地輕抬嬌臀,芳蔭微張去就那物,終於被她套住了那滑不溜秋的蛇頭,阿誠
的大蛇剛才從勃起狀態消退下去一些,奇異地扭曲著,慢慢被媽媽如蟒蛇口般的
陰道給一口吞了下去,直至沒柄,只剩下兩顆睪丸吊在媽媽的陰戶下。

媽媽似乎從未享過如此大物,她深吸了一口涼氣,艱難地挪動臀部,慢慢適
應著下體被異物侵入的滿塞感。逐漸適應了陰道內的異物感後,媽媽舒服地從喉
嚨深處呼出一口氣,扭了扭她的大屁股,確定外面沒有漏網之魚了,這才小心翼
翼地開始上下聳著屁股,不舍地吐出一截她的獵物,再急急含入,好象生怕被它
溜走似的。

我癱在床底,看著床上大汗淋漓的媽媽,美麗的臉龐變幻著各種表情,有了
插在下體內那根棒子,她不惜拋棄了她的貞節,也背棄了她的兒子。

大奶媽,我來啦!阿誠大叫一聲,仰身叼住了媽媽一顆肥嘟嘟的乳頭。

噢……媽媽歡快地浪叫著:阿誠,我是你的大奶媽,一個人的大奶媽,
快幹死你淫蕩的大奶媽啊,我最愛的阿誠!

端莊聖潔的媽媽此刻成了阿誠淫蕩的大奶媽,是可忍孰不可忍!我麻木地按
動快門,拍著鏡子裏兩人交合的景象,心中怒吼著:媽媽是我的大奶媽,我一定
會把屬於我的大奶媽搶回來的!

Tags: , , , , , , , , , , , ,

小說評分: (4 票, 平均: 3.25 分)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猛男裝備  女優潮吹專用棒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型自慰器  調情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婦的淫戲
穿超短迷你裙的巨乳性慾強老婆
【雨過天晴】(二位尤物)
吃了冷豔的人妻
你想也想不出來的亂倫
隨機文章:
漂亮的媽媽讓我瘋狂
隔壁的OL大姐姐
小汝大學的春假
姐姐和她的兩個可愛的室友們
台中 只停留一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