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念念不忘的第一次

不管男女,对自己的第一次总是唸唸不忘,即使是已经过去十年了,那场景至今想起仍历历在目。

因为性格比较内向,所以第一次来得比较晚,那年我25岁。

女孩名叫王倩倩,是通过大学同学认识的。

那时刚毕业,在上海投靠同学找工作,同学在工作地方附近租了一间房,隔壁住了两个女同事,倩是他们的前同事,不住那儿,但她们仨关系较好,经常来往。

同学和她们也是非常融洽,一起做饭,我也跟着凑了份子一起吃饭,晚上一起打牌看电视,打打闹闹。

因为隔壁两位长得非常一般,所以也仅限于这样而已,直到倩的出现。

大概是在投靠同学后两周后的周六,我第一次看到了王倩倩,个子不高,皮肤白皙,穿着短T,绑着马尾辫,蛮漂亮的,八分左右。

不知道是因为赶路还是工作,看起来有些疲倦,但打招呼的时候,笑起来有个小酒窝。

相互寒暄,三个闺蜜互相调笑后在简陋的出租屋一起吃饭,倩夹了一口鱼觉得非常好吃就问谁做的,同学便答“是我兄弟做的,怎么样?”

“嗯,不错。

看不出来,妳还有这手。”

我还比较害羞,只说了谢谢,好吃妳就多吃点。

“可比克呀?”

忘了是谁插进一句,大家哄堂一笑,气氛很融洽。

在饭后的打牌聊天中,得知她在一家餐馆打工,工作比较累,同事关系也一般。

相互加了QQ后,她就搭公交回去了。

过了大概一两周,我找到了去上海的第一份工作,请大家吃了顿饭,倩也在。倩基本每周都到这边来玩,偶尔也会在隔壁过夜。来往多了,就发现她并不是看上去那麽清纯,至少不是我心理想象的那样,偶尔脏话从她嘴里飚出,让我比较吃惊,不过久了也便不那麽在意了。我和她平时偶尔也是不荤不素地在QQ上聊几句,问她这周会不会来,一起玩玩QQ游戏等等。

如此这般四五个月过去了,同学回江苏工作,因为租的地方实在太差,我也决定搬走了。在北蔡的海上国际中心租了一间房,虽然隔壁还是蛮多人的,但突然还是感觉有点无聊,尤其是对门的女朋友基本每周末都会来,那悦耳的啪啪声更让单身狗情何以堪。

我和倩倩还是一如既往地在QQ上聊,后来她也换工作了,换到一家社区超市之类的门店售货。薪水不高,省吃俭用,吃不好。我就说周末妳来我这玩,我做给妳吃。她说妳做的鱼很好吃,于是答应周六过来。不巧周四周五去了外地出差,原本要买的厨具餐具,调味料一概没买。

那天十点左右她搭的公交车到了附近,我去接她,和第一次见时差不多,只是那次的热裤改成了短裙,白色体恤在阳光下更显洁净。

回住处的一路上我和她肩并肩走着,偶尔蹭著女孩的手臂,感觉非常奇妙,一路滔滔不绝,介绍附近的超市,小区,问她最近的情况,聊我的工作,荷尔蒙真是奇妙的东西,让我那天状态非常好,胆子也越来越大,以至于中午在附近乐购的甲哺甲哺吃完饭回来的路上我牵上了她的手,她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就这样手心一直冒着汗多绕了几圈才回到房间。

回到房间后,给她倒了杯水,她就在我电脑上玩了起来。上QQ跟朋友聊了一会儿,她开始感觉有点无聊,我提议看电影,她欣然同意。开了一部国产青春爱情电影,她坐在房间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而我坐在椅子后面的床上。

这种电影我是完全没兴趣,坐在后面百无聊赖,躺坐不安,想着怎么跟她更进一步。

于是把她椅子往后拉过来更靠近床边,她倒是看得津津有味,笑着嗔怪:“干嘛?”

,“离电脑太近了,眼睛看坏了”。

继续看电影,我在后面不停摆弄她的马尾辫,一边跟她说辫子,耳朵真好看。

好像一点都没用,她一直看着电影,只是偶尔摆动她的辫子,试图挣脱我的玩耍。

接着我起身假装霸气地轻声说道,“过去点,霸占整个椅子,我都没地方坐了”。

倩微笑着对我白了一眼,挪了挪让出半边椅子,我顺势坐了下去。

毕竟椅子不是那麽大,这么坐了几分钟就有点累了,我伸手从后面轻轻地放倩的腰部,紧贴着她,感受着她细腻的清凉细腻的皮肤,让我心跳加速,浑身冒汗,心思完全没有在看电影。

于是不时看着窗外,调整呼吸,慢慢将放在腰部的手收紧搂住女孩。

不知道过了多久,倩突然起身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后皱着眉毛,“怎么坐呀,累死了。妳坐椅子,我坐床上。”

说著就要往床上坐去,我一把拉住她从后面搂着坐在我大腿上,“这样,坐我腿上”。

“不要。”

她大力地扭动着。

“嘘,别动,好好看电影!”

见我越抱越紧,越贴越近,她脸上的红晕也越来越深,转过头害羞地白我一眼,手上狠狠地掐了一下捆在她腰间的手臂,痛得好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接着她便不再抵抗,看着电影。早就不满足现状的我,搂住这位漂亮的女孩,手上不停地在她腹部摩挲,手心一直冒汗,不敢往上也不敢往下,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呼出的热气不停地拂过她微凉的肩窝,她那体恤罩着的胸部起伏也逐渐加快。

下面的弟兄早已不再安分,涨得非常难受,徘徊在倩肚子上的手渐渐地往上游走,碰到胸罩的次数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倩的眼睛一直盯着电脑的屏幕,但耳垂明显地开始红起来。见状,我将下巴慢慢搭上她的肩膀,轻轻地吻上微微露出的肩膀,接着脖子,她的脖子也马上涨红起来,头不自觉地歪靠着我。

电影一直放著,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猛地转过头来,直接吻上我的嘴巴,舌头轻易地撬开我的牙关,等待良久的我的嘴巴很快接纳了她,不停地吮吸着她的舌尖,她的津液,攻守交换……轻咬著上下嘴唇。

微微发烫的手掌早已攀上她的胸部,左手隔着衣服揉捏,右手则同时伸进体恤划过凉凉的皮肤,往上摸到她乳罩,先是隔着乳罩揉搓,之后从上面伸进乳罩,揉捏到真实的女人的乳房,大概是B吧,一只手抓不过来,柔软的感觉超不真实,梦境一般,第一次跑到三垒,明显地可以感觉到我的手有点发抖,她的喘息声也突然加重,唔唔地发出几声娇喘。

脑袋一边给自己提醒别那麽没出息,一边把注意力集中到亲吻上,稍稍平复一下后,一直按在左胸上的手往下滑到裙角边,掀起裙摆沿着大腿往上。女孩的身体真是奇妙,即使脸上如此通红,身体这时还是凉凉的,滚烫的手掌摸上去真是相得益彰,美妙无比,不由自主的已经游弋到大腿内侧,越往上可以逐渐感受到那里的微热。

倩已经完全进入状态,身体的发热,胸罩的束缚让她痛苦不堪,我伸手往后试图帮她解开扣子,但始终不得其法。

磨蹭良久,倩好气又想笑,“笨死了!还要我自己来。”

说著双手往后一对,就松开了。

顺带着各自除掉自己体恤后,嘴巴再度黏在一起,淡紫色的胸罩掉下来耷拉在平坦的腹部,两个坚挺的小白兔跳了出来,在午后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粉色的一毛钱币大小的乳晕上顶着软软的菠菜头,鲜艳红润,女孩的身体真是巧夺天工,如此的浑然天成。

搂着她改为侧坐在腿上,我慢慢放开她的嘴巴一路往下吻去,下巴,脖子,锁骨直到那耸起的胸脯,女孩在我的揉捏之下,性欲高涨,主动将乳房送到脸上,左手抱着我的头埋进她的乳沟,受用地,我深深地把头藏进倩的胸部,紧紧地搂着她的腰,两颊不由自主地磨蹭著双乳。

好一会儿,嘴巴终于爬上了左乳,狠狠地吸了一口,女孩“啊”地一声喊了出来,虽然一直努力控制着自己,但在我舌头和嘴巴的攻势之下,仍是娇喘连连,乳头跟钉子一样站立起来。

与此同时,左手回到倩倩碎花短裙里面,来回摩挲她的大腿内侧,一碰到湿热的三角地带,倩倩就不由自主的痉挛起来,双腿紧紧夹住我的手掌,动弹不得。

只好改变路径,掀起裙子,伸进同样是淡紫色的蕾丝内裤里面,摸入韩国细草般柔软的草丛中。

仿佛郊游时碰到一块极舒服的草地就会躺下来一样,一摸到倩倩的阴毛就欲罢不能了,不停在那玩耍,来回抚摸,不时轻轻揪起一缕在指间把玩,感觉非常奇妙,以至于后来睡觉即使不做爱也非摸著女人阴毛不可。

把玩良久,手指继续往下摸到那泥泞的澡泽,那是我的天堂,从来历经的凌波界,大脑顿时进入空白,倩倩的娇喘声如深谷幻境里的呼唤,引导着我的手指沿着那水涧逐渐深入,进入世外桃源,温暖柔软的肉洞像婴儿吮吸般拉扯着手指往里进突,直到整根没入无法继续深入。

直到此时,脑袋才回到现实,倩倩早已湿透的内裤才在手背感受到湿凉,她那柔软无力的呻吟才清晰地进入耳朵。

手指并未完全拿出,一伸进那湿漉漉的褶皱,倩倩开始不停呻吟,“啊,啊,慢点,啊。

轻点。”

,如此卑微而悦耳的祈求声音,真是百听不厌,于是不停扣弄了半晌,直到听到汩汩的水声,女孩瘫软在我身上方才抱起她放到一步之遥的床上。

可能是20多岁才实战,之前手枪打得多吧,我也惊异于我的第一次就能如此的冷静,但确实是脑子一直不断提醒自己要放松,要多吻她,多做前戏。显然她也不是处女,这个我是事后才意识到,这也难怪进行得很顺利。

把她放到床上后,我出去了自己和她身上剩余的衣物,爬到两腿之间,想学A片里面那样舔她的下面,掰开蝴蝶状的阴唇,漏出粉红的小沟,潺潺的透明液体渗出洞口,如果非要比喻成鲍鱼的话,那是一头超级新鲜的鲍鱼,以至于我头探下去,一口就吸进嘴里,呛得难受,不停咳嗽,原本闭着眼睛哼哈娇喘不停的倩捧腹吃吃地笑了起来。

“好个丫头片子,敢笑我。”

我拎起她一条腿,对着她的屁股轻轻的扇了两下。

她急忙蹦开起身站在床上,跟我比划起来,“笑妳怎么了?不服来战”。

看着她光着身子站在床上,摆着架势,那滑稽样子真是忍俊不禁。我快速伸出手去,准备捞她小腿。结果丫头脚踢过来,被我立刻抓住,顺势一拉,倒在床上,我立刻扑上压住。

“臭丫头,看我怎么收拾妳。”

就要去吻她,她禁闭双唇不肯就范。于是放开她的手,一手揉着左乳,嘴巴含着她的右乳。死丫头仍负隅顽抗,掐住我的胳膊,直到渗出血痕才罢。而我一直忍痛继续我的作业,丫头见我不吭声,血渗出一点才心疼地又吹又亲,“口水帮妳消毒哈。”

“得打破伤风才行吧。”

我说。

“啊?这么严重啊?”

丫头不谙世事地看着我,“对不起哈”。

“没关系啦,逗妳的。”

看她有点内疚的样子,我赶紧放开她的乳房,爬上来摸摸她的额头,掠开她的刘海,对着她的眼睛亲了下去,她闭上了眼睛。

慢慢地,鼻尖,脸颊,直到吻上她的嘴唇,舌尖交缠,左手下去直攻她柔软的乳房。

小弟弟直挺挺地杵在她的肚子上,滚烫,倩倩伸手抓住了它,上下套弄起来。

第一次尤其是被这嫩如葱白的纤纤玉手擒握著,套弄著感觉真是飘飘欲仙,不可名状。

一会儿,倩倩支起双腿,抬起臀部,玉手领着我那话儿拨弄她那温润的玉门,我心领神会地将臀部轻轻一沈,龟头立刻陷入泥泞的澡泽。

“啊。

啊……”

倩倩闷声哼著,扭动着屁股调整姿势,手掌同时摁着我屁股,带领着我的进一步行动,我顺势腰部一顶,还算粗大的鸡巴半根已没入销魂洞,越往里去越狭窄,如她的玉手般握得越紧,只不过更温润更滑腻。

倩倩被不断闯入的鸡巴刺激得忘我地抬起屁股,两腿紧夹我的腰部,弓起胸部,紧闭双眸,微微轻哼的嘴巴抬起来寻找她的伴侣,直到我的舌尖轻轻进入吮吸起来眉眼才逐渐舒展开来。

整根鸡巴已经进入,感受着从未有过的舒畅,男人和女人真是上帝奇妙的创造,压着身下柔软的身体,第一次进入倩倩的阴道,感觉著家一般的温暖。啊,阴道真是阳具的终极归宿。

倩倩不断微抬臀部,阴道如饥似渴地吮吸鸡巴,弟弟愈发肿胀得难受。

沈浸在下体的快感,冷静二字早已抛诸脑后,鸡巴开始抽插,随着鸡巴不断进出,倩倩用那温软的声音娇喘连连,更刺激着我加速起来。

几十回合后我爬起身来,盯着我和倩倩交合的地方,半根露出的鸡巴好像被涂抹上白色药膏,湿漉漉的阴门含着我的龟头,随着我鸡巴的进出,粉红的阴肉翻出来,悦耳的娇喘加重起来,对这个女人占有的快感油然而生。

一切都这么美好,感觉即使彗星撞进来砸死也值了,我再次俯身亲咬倩的双乳,一边快速抽插起来。

倩倩感受着我的抽插,双手抱着我的头埋进她的胸部,抬起玉门跟随我的节奏迎接我的冲刺,直到突然脑袋一片空白,紧紧爬在倩倩身上,下体不断抖动。

随着每次抖动,灵魂就像随着鸡巴噬入那温暖的无底洞。

最后一滴射出,失魂的躯体一直趴在倩倩的身体上,好久好久,直到鸡巴软掉慢慢滑出玉门,下体开始感受到微微凉意。

不管男女,对自己的第一次总是唸唸不忘,即使是已经过去十年了,那场景至今想起仍历历在目。

因为性格比较内向,所以第一次来得比较晚,那年我25岁。

女孩名叫王倩倩,是通过大学同学认识的。

那时刚毕业,在上海投靠同学找工作,同学在工作地方附近租了一间房,隔壁住了两个女同事,倩是他们的前同事,不住那儿,但她们仨关系较好,经常来往。

同学和她们也是非常融洽,一起做饭,我也跟着凑了份子一起吃饭,晚上一起打牌看电视,打打闹闹。

因为隔壁两位长得非常一般,所以也仅限于这样而已,直到倩的出现。

大概是在投靠同学后两周后的周六,我第一次看到了王倩倩,个子不高,皮肤白皙,穿着短T,绑着马尾辫,蛮漂亮的,八分左右。

不知道是因为赶路还是工作,看起来有些疲倦,但打招呼的时候,笑起来有个小酒窝。

相互寒暄,三个闺蜜互相调笑后在简陋的出租屋一起吃饭,倩夹了一口鱼觉得非常好吃就问谁做的,同学便答“是我兄弟做的,怎么样?”

“嗯,不错。

看不出来,妳还有这手。”

我还比较害羞,只说了谢谢,好吃妳就多吃点。

“可比克呀?”

忘了是谁插进一句,大家哄堂一笑,气氛很融洽。

在饭后的打牌聊天中,得知她在一家餐馆打工,工作比较累,同事关系也一般。

相互加了QQ后,她就搭公交回去了。

过了大概一两周,我找到了去上海的第一份工作,请大家吃了顿饭,倩也在。倩基本每周都到这边来玩,偶尔也会在隔壁过夜。来往多了,就发现她并不是看上去那麽清纯,至少不是我心理想象的那样,偶尔脏话从她嘴里飚出,让我比较吃惊,不过久了也便不那麽在意了。我和她平时偶尔也是不荤不素地在QQ上聊几句,问她这周会不会来,一起玩玩QQ游戏等等。

如此这般四五个月过去了,同学回江苏工作,因为租的地方实在太差,我也决定搬走了。在北蔡的海上国际中心租了一间房,虽然隔壁还是蛮多人的,但突然还是感觉有点无聊,尤其是对门的女朋友基本每周末都会来,那悦耳的啪啪声更让单身狗情何以堪。

我和倩倩还是一如既往地在QQ上聊,后来她也换工作了,换到一家社区超市之类的门店售货。薪水不高,省吃俭用,吃不好。我就说周末妳来我这玩,我做给妳吃。她说妳做的鱼很好吃,于是答应周六过来。不巧周四周五去了外地出差,原本要买的厨具餐具,调味料一概没买。

那天十点左右她搭的公交车到了附近,我去接她,和第一次见时差不多,只是那次的热裤改成了短裙,白色体恤在阳光下更显洁净。

回住处的一路上我和她肩并肩走着,偶尔蹭著女孩的手臂,感觉非常奇妙,一路滔滔不绝,介绍附近的超市,小区,问她最近的情况,聊我的工作,荷尔蒙真是奇妙的东西,让我那天状态非常好,胆子也越来越大,以至于中午在附近乐购的甲哺甲哺吃完饭回来的路上我牵上了她的手,她也没有拒绝的意思,就这样手心一直冒着汗多绕了几圈才回到房间。

回到房间后,给她倒了杯水,她就在我电脑上玩了起来。上QQ跟朋友聊了一会儿,她开始感觉有点无聊,我提议看电影,她欣然同意。开了一部国产青春爱情电影,她坐在房间里唯一的一把椅子上,而我坐在椅子后面的床上。

这种电影我是完全没兴趣,坐在后面百无聊赖,躺坐不安,想着怎么跟她更进一步。

于是把她椅子往后拉过来更靠近床边,她倒是看得津津有味,笑着嗔怪:“干嘛?”

,“离电脑太近了,眼睛看坏了”。

继续看电影,我在后面不停摆弄她的马尾辫,一边跟她说辫子,耳朵真好看。

好像一点都没用,她一直看着电影,只是偶尔摆动她的辫子,试图挣脱我的玩耍。

接着我起身假装霸气地轻声说道,“过去点,霸占整个椅子,我都没地方坐了”。

倩微笑着对我白了一眼,挪了挪让出半边椅子,我顺势坐了下去。

毕竟椅子不是那麽大,这么坐了几分钟就有点累了,我伸手从后面轻轻地放倩的腰部,紧贴着她,感受着她细腻的清凉细腻的皮肤,让我心跳加速,浑身冒汗,心思完全没有在看电影。

于是不时看着窗外,调整呼吸,慢慢将放在腰部的手收紧搂住女孩。

不知道过了多久,倩突然起身去了趟洗手间,回来后皱着眉毛,“怎么坐呀,累死了。妳坐椅子,我坐床上。”

说著就要往床上坐去,我一把拉住她从后面搂着坐在我大腿上,“这样,坐我腿上”。

“不要。”

她大力地扭动着。

“嘘,别动,好好看电影!”

见我越抱越紧,越贴越近,她脸上的红晕也越来越深,转过头害羞地白我一眼,手上狠狠地掐了一下捆在她腰间的手臂,痛得好啊的一声叫了出来。接着她便不再抵抗,看着电影。早就不满足现状的我,搂住这位漂亮的女孩,手上不停地在她腹部摩挲,手心一直冒汗,不敢往上也不敢往下,呼吸又开始急促起来,呼出的热气不停地拂过她微凉的肩窝,她那体恤罩着的胸部起伏也逐渐加快。

下面的弟兄早已不再安分,涨得非常难受,徘徊在倩肚子上的手渐渐地往上游走,碰到胸罩的次数越来越多,越来越频繁,倩的眼睛一直盯着电脑的屏幕,但耳垂明显地开始红起来。见状,我将下巴慢慢搭上她的肩膀,轻轻地吻上微微露出的肩膀,接着脖子,她的脖子也马上涨红起来,头不自觉地歪靠着我。

电影一直放著,不知道过了多久,她猛地转过头来,直接吻上我的嘴巴,舌头轻易地撬开我的牙关,等待良久的我的嘴巴很快接纳了她,不停地吮吸着她的舌尖,她的津液,攻守交换……轻咬著上下嘴唇。

微微发烫的手掌早已攀上她的胸部,左手隔着衣服揉捏,右手则同时伸进体恤划过凉凉的皮肤,往上摸到她乳罩,先是隔着乳罩揉搓,之后从上面伸进乳罩,揉捏到真实的女人的乳房,大概是B吧,一只手抓不过来,柔软的感觉超不真实,梦境一般,第一次跑到三垒,明显地可以感觉到我的手有点发抖,她的喘息声也突然加重,唔唔地发出几声娇喘。

脑袋一边给自己提醒别那麽没出息,一边把注意力集中到亲吻上,稍稍平复一下后,一直按在左胸上的手往下滑到裙角边,掀起裙摆沿着大腿往上。女孩的身体真是奇妙,即使脸上如此通红,身体这时还是凉凉的,滚烫的手掌摸上去真是相得益彰,美妙无比,不由自主的已经游弋到大腿内侧,越往上可以逐渐感受到那里的微热。

倩已经完全进入状态,身体的发热,胸罩的束缚让她痛苦不堪,我伸手往后试图帮她解开扣子,但始终不得其法。

磨蹭良久,倩好气又想笑,“笨死了!还要我自己来。”

说著双手往后一对,就松开了。

顺带着各自除掉自己体恤后,嘴巴再度黏在一起,淡紫色的胸罩掉下来耷拉在平坦的腹部,两个坚挺的小白兔跳了出来,在午后的阳光下熠熠生辉,粉色的一毛钱币大小的乳晕上顶着软软的菠菜头,鲜艳红润,女孩的身体真是巧夺天工,如此的浑然天成。

搂着她改为侧坐在腿上,我慢慢放开她的嘴巴一路往下吻去,下巴,脖子,锁骨直到那耸起的胸脯,女孩在我的揉捏之下,性欲高涨,主动将乳房送到脸上,左手抱着我的头埋进她的乳沟,受用地,我深深地把头藏进倩的胸部,紧紧地搂着她的腰,两颊不由自主地磨蹭著双乳。

好一会儿,嘴巴终于爬上了左乳,狠狠地吸了一口,女孩“啊”地一声喊了出来,虽然一直努力控制着自己,但在我舌头和嘴巴的攻势之下,仍是娇喘连连,乳头跟钉子一样站立起来。

与此同时,左手回到倩倩碎花短裙里面,来回摩挲她的大腿内侧,一碰到湿热的三角地带,倩倩就不由自主的痉挛起来,双腿紧紧夹住我的手掌,动弹不得。

只好改变路径,掀起裙子,伸进同样是淡紫色的蕾丝内裤里面,摸入韩国细草般柔软的草丛中。

仿佛郊游时碰到一块极舒服的草地就会躺下来一样,一摸到倩倩的阴毛就欲罢不能了,不停在那玩耍,来回抚摸,不时轻轻揪起一缕在指间把玩,感觉非常奇妙,以至于后来睡觉即使不做爱也非摸著女人阴毛不可。

把玩良久,手指继续往下摸到那泥泞的澡泽,那是我的天堂,从来历经的凌波界,大脑顿时进入空白,倩倩的娇喘声如深谷幻境里的呼唤,引导着我的手指沿着那水涧逐渐深入,进入世外桃源,温暖柔软的肉洞像婴儿吮吸般拉扯着手指往里进突,直到整根没入无法继续深入。

直到此时,脑袋才回到现实,倩倩早已湿透的内裤才在手背感受到湿凉,她那柔软无力的呻吟才清晰地进入耳朵。

手指并未完全拿出,一伸进那湿漉漉的褶皱,倩倩开始不停呻吟,“啊,啊,慢点,啊。

轻点。”

,如此卑微而悦耳的祈求声音,真是百听不厌,于是不停扣弄了半晌,直到听到汩汩的水声,女孩瘫软在我身上方才抱起她放到一步之遥的床上。

可能是20多岁才实战,之前手枪打得多吧,我也惊异于我的第一次就能如此的冷静,但确实是脑子一直不断提醒自己要放松,要多吻她,多做前戏。显然她也不是处女,这个我是事后才意识到,这也难怪进行得很顺利。

把她放到床上后,我出去了自己和她身上剩余的衣物,爬到两腿之间,想学A片里面那样舔她的下面,掰开蝴蝶状的阴唇,漏出粉红的小沟,潺潺的透明液体渗出洞口,如果非要比喻成鲍鱼的话,那是一头超级新鲜的鲍鱼,以至于我头探下去,一口就吸进嘴里,呛得难受,不停咳嗽,原本闭着眼睛哼哈娇喘不停的倩捧腹吃吃地笑了起来。

“好个丫头片子,敢笑我。”

我拎起她一条腿,对着她的屁股轻轻的扇了两下。

她急忙蹦开起身站在床上,跟我比划起来,“笑妳怎么了?不服来战”。

看着她光着身子站在床上,摆着架势,那滑稽样子真是忍俊不禁。我快速伸出手去,准备捞她小腿。结果丫头脚踢过来,被我立刻抓住,顺势一拉,倒在床上,我立刻扑上压住。

“臭丫头,看我怎么收拾妳。”

就要去吻她,她禁闭双唇不肯就范。于是放开她的手,一手揉着左乳,嘴巴含着她的右乳。死丫头仍负隅顽抗,掐住我的胳膊,直到渗出血痕才罢。而我一直忍痛继续我的作业,丫头见我不吭声,血渗出一点才心疼地又吹又亲,“口水帮妳消毒哈。”

“得打破伤风才行吧。”

我说。

“啊?这么严重啊?”

丫头不谙世事地看着我,“对不起哈”。

“没关系啦,逗妳的。”

看她有点内疚的样子,我赶紧放开她的乳房,爬上来摸摸她的额头,掠开她的刘海,对着她的眼睛亲了下去,她闭上了眼睛。

慢慢地,鼻尖,脸颊,直到吻上她的嘴唇,舌尖交缠,左手下去直攻她柔软的乳房。

小弟弟直挺挺地杵在她的肚子上,滚烫,倩倩伸手抓住了它,上下套弄起来。

第一次尤其是被这嫩如葱白的纤纤玉手擒握著,套弄著感觉真是飘飘欲仙,不可名状。

一会儿,倩倩支起双腿,抬起臀部,玉手领着我那话儿拨弄她那温润的玉门,我心领神会地将臀部轻轻一沈,龟头立刻陷入泥泞的澡泽。

“啊。

啊……”

倩倩闷声哼著,扭动着屁股调整姿势,手掌同时摁着我屁股,带领着我的进一步行动,我顺势腰部一顶,还算粗大的鸡巴半根已没入销魂洞,越往里去越狭窄,如她的玉手般握得越紧,只不过更温润更滑腻。

倩倩被不断闯入的鸡巴刺激得忘我地抬起屁股,两腿紧夹我的腰部,弓起胸部,紧闭双眸,微微轻哼的嘴巴抬起来寻找她的伴侣,直到我的舌尖轻轻进入吮吸起来眉眼才逐渐舒展开来。

整根鸡巴已经进入,感受着从未有过的舒畅,男人和女人真是上帝奇妙的创造,压着身下柔软的身体,第一次进入倩倩的阴道,感觉著家一般的温暖。啊,阴道真是阳具的终极归宿。

倩倩不断微抬臀部,阴道如饥似渴地吮吸鸡巴,弟弟愈发肿胀得难受。

沈浸在下体的快感,冷静二字早已抛诸脑后,鸡巴开始抽插,随着鸡巴不断进出,倩倩用那温软的声音娇喘连连,更刺激着我加速起来。

几十回合后我爬起身来,盯着我和倩倩交合的地方,半根露出的鸡巴好像被涂抹上白色药膏,湿漉漉的阴门含着我的龟头,随着我鸡巴的进出,粉红的阴肉翻出来,悦耳的娇喘加重起来,对这个女人占有的快感油然而生。

一切都这么美好,感觉即使彗星撞进来砸死也值了,我再次俯身亲咬倩的双乳,一边快速抽插起来。

倩倩感受着我的抽插,双手抱着我的头埋进她的胸部,抬起玉门跟随我的节奏迎接我的冲刺,直到突然脑袋一片空白,紧紧爬在倩倩身上,下体不断抖动。

随着每次抖动,灵魂就像随着鸡巴噬入那温暖的无底洞。

最后一滴射出,失魂的躯体一直趴在倩倩的身体上,好久好久,直到鸡巴软掉慢慢滑出玉门,下体开始感受到微微凉意。

您可能也会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