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夜前後的兩起強奸

八月十八日的下午,淫棍趙大勇,操了周艷娥一個下午。

傍晚,周艷娥起身,回家去給丈夫和兒子做飯去了。趙大勇喝飽了周艷娥的尿和淫水,不想吃飯,就在周艷娥的房子裡看電視。

那天的奧運會比賽,中國隊寸金未得,而且羽毛球和乒乓球接連失利,看得趙大勇有些郁悶,於是就下了樓,出去走走。

此時,已經是夜裡十點半左右,已經很晚了,不過,由於天氣涼爽,外面還是有很多人,或是散步,或是在吃夜宵。

與周艷娥她們社區相鄰的是一所規模很大的高校的家屬區。

趙大勇想去吃肯德基,需要經過那個家屬區。

他走著走著,眼前出現了一位性感熟婦。

這位性感熟婦名叫呂鳳玲,高大豐滿白嫩,身高一米七二,年約五十歲,圓臉,頗有姿色,大白腳秀美白嫩,她穿著碎花連衣裙,光著光滑的玉臂,光著美腿嫩腳,穿著拖鞋,在趙大勇前方慢慢走著。

她是高校的女員工,正准備回家。

趙大勇被那個性感熟婦給吸引住了,他盯著那婦人一起一落的白嫩腳後跟,使勁咽著口水,一路緊跟。

那熟婦發現有人跟蹤她,於是放慢了腳步,回頭看去,見是一位衣著高檔的中青年男子,一看就是有錢人,不知怎的,她頓時沒有了反感。

她繼續慢慢走著,而且越走越慢,像是在等著趙大勇上去搭話。

她走進了家屬區的一個分區,趙大勇也跟了進去。

在路的右側是一片黑壓壓的低地,那裡有二十幾個乒乓球桌,都是水泥的,平時不少大人小孩在這裡練球,此時已近夜裡十一點,那裡黑黑的,一個人也沒有。

趙大勇突然從後面撲了上去,卡住呂鳳玲的脖子,將她從路上拖下了那片低地。

呂鳳玲先是嚇了一跳,當她明白是跟蹤她的趙大勇所為後,對趙大勇的好感使她掙扎的力量減小了,其實,就是她全力掙扎,她一個年近五十的婦女,又哪裡有力氣掙脫趙大勇這頭大色狼呢?

在趙大勇的逼迫下,呂鳳玲被迫扶著乒乓球桌,彎下腰,撅著屁股。

趙大勇從後面撩起呂鳳玲的裙子,扒下她的小三角褲,粗暴地將雞巴頂入呂鳳玲的屄眼。

呂鳳玲的屄眼被強行頂開了,她忍不住發出呻吟聲。

趙大勇將一只魔爪伸到呂鳳玲身下,使勁抓她奶子,同時使勁將雞巴往她屄眼裡狠戳。

黑暗的低地裡,響起了中年女人的痛苦呻吟,但無人聽到。

趙大勇更加肆無忌憚,一邊操一邊還不時揮掌猛擊那性感熟婦的肥白屁股。

漸漸地,呂鳳玲沉醉於那種被蹂躪的感覺,呻吟聲裡漸漸帶了很多淫靡的成份。

當趙大勇射入她屄眼之後,她完全被他征服了。

呂鳳玲的丈夫常駐深圳,她寂寞難耐,好久沒被男人操得這麼爽了。

她帶著趙大勇到了她家,繼續供他蹂躪。

孩子已經睡了,但她的叫聲大了些,她十七歲的兒子呂偉被母親的叫聲驚醒了,他來到母親門外,當他看到母親跪趴在床上,撅著屁股挨操的淫賤姿勢時,他的雞巴不由自主地硬了起來。

在趙大勇的協助下,呂偉平生第二次進入了媽媽的陰道,第一次是媽媽生他的時候。有趙大勇在,呂鳳玲雖然不願意,但毫無辦法。

第二天,趙大勇去南京出差,兼會情婦孫蘋。

孫蘋是趙大勇在出差途中認識的一位南京美婦,身高一米八一,五十四歲,貌俊美,大白腳異常秀美白皙。

在淫城機場候機大廳裡,趙大勇坐在椅子上搜索著前後左右的性感女人們。

很快,一個性感熟婦進入了趙大勇的視線。

這是一位女機場地面工作人員,她名叫馬俊玲,身高一米七四,五十二歲,貌俊美,大乳房,走起路來一顫一顫地,細腰肥臀美腿秀足。她穿著白襯衣,戴著工作人員的胸牌,透過襯衣,可以清楚地看見她背後的白色的奶罩背帶。她下身是藍色制服裙,美腿秀足,肉色絲襪高跟鞋,實在是個很性感的女人。

她去解手,她不願意和乘客們混在一起上大廳中間的幾個洗手間,於是走向大廳的遠遠的角落,那裡幾乎沒什麼人,也有洗手間,但沒人去那麼遠上廁所。

趙大勇一見機會來了,於是跟了上去。

馬俊玲發現了趙大勇,這次,仍是趙大勇那身富人打扮使得馬俊玲對他不但不反感,反而還回頭看了他幾眼。

趙大勇更有了勇氣。

他跟著馬俊玲進了女洗手間。

這可是馬俊玲沒想到的。

趙大勇逼迫馬俊玲彎下腰,上半身趴在洗手台上,撅起屁股。

趙大勇撩起馬俊玲的短裙,發現,這個騷婦裡面只穿著肉色褲襪,而未穿三角褲,不由大喜。

因為馬俊玲這個性感熟婦經常被幾個領導操,所以她干脆只穿肉色褲襪,方便。

趙大勇把馬俊玲的褲襪扒到她腿彎處,掏出自己的雞巴,就從後面頂入馬俊玲的屄眼。

同時,他將魔爪探到馬俊玲胸前,狠狠抓住她的一雙大乳房,狠命地將雞巴往馬俊玲的屄眼深處頂入。

馬俊玲疼得驚叫起來。但這間洗手間距大廳中央實在太遠,根本無人聽到。

趙大勇獸性大發,抓著馬俊玲的大奶子,把雞巴往她屄眼裡使勁地撞擊。隨著他的撞擊,馬俊玲發出聲聲驚叫。

她想掙扎,但她一個五十二歲的中老年婦女,哪裡掙得過趙大勇那個青壯年色狼呢?

她無力地哭泣著。

她柔軟的乳房,捏起來手感很好。趙大勇覺得特別痛快,於是加速撞擊。

而他對這個俊美老婦的撞擊,使得這個女人發出驚叫,婦人的驚叫,更刺激了趙大勇的獸性。

他一手繼續抓住馬俊玲的奶子,另一手騰出來抓住馬俊玲盤在腦後的發髻,迫使她抬起頭來,看她自己在鏡中的淫態。

馬俊玲羞愧得紅了臉。

趙大勇從後面操,還嫌不過癮。他又把雞巴從馬俊玲的屄眼裡拔出來,命她轉過身,將她抱上洗手台,讓她面對自己坐在洗手台上。

趙大勇分開馬俊玲兩條美腿,從正面將雞巴插入她的屄眼。

趙大勇緊緊抱住馬俊玲,一面和她熱烈親嘴,一面把雞巴朝她屄眼亂頂,頂得馬俊玲嗷嗷直叫。

這個女機場工作人員,萬沒想到會在機場受到如此的性攻擊,開始時,她被操懵了,現在,她則有些迷亂。

趙大勇干脆將馬俊玲的兩條美腿掀了起來,扒了她的高跟鞋,將她的一條美腿扛在肩上,托起另一條美腿。

趙大勇捉住馬俊玲一只秀足,那襪蓮非常精美。趙大勇盡情捏弄那柔軟的襪蓮,然後把那襪蓮發黑的襪尖送到自己鼻下,使勁嗅著。那成熟女人襪尖醉人的異香被趙大勇深深吸入大腦,令他獸性大發,發狂般地猛捅馬俊玲的屄眼。捅得馬俊玲叫作一團。

射入馬俊玲的屄眼之後,趙大勇和她互換了電話,留她在洗手間裡慢慢整理衣服,趙大勇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不緊不慢,登上了飛往南京的飛機。

這是日本生產的“大鷹700——850”型大型客機,共三層,可裝載1850位乘客,機艙寬大。配有150名空中婦。

日本的十萬家航空公司中,不少都配備了這種寬大的客機,淫城的兩大航空公司也使用了一些。

飛往南京的客人很少,客艙裡空蕩蕩的,有大量空位。有幾個客人干脆躺在空位上睡覺。

一夜前後制造了兩起強奸事件,強奸了兩個女人的淫棍趙大勇可不閑著,他的兩只賊眼又盯上性感的空婦們。一夜前後,他強奸了兩個性感熟婦,這會,性感的空婦們又使他衝動起來。 服侍趙大勇的空中婦名叫於惠玲,她大約五十歲,身高一米七,容貌嫵媚妖冶,膚色白皙,大乳細腰肥臀美腿秀足,腦後梳髻,穿著黑色小褂短裙,肉色褲襪高跟鞋,甚為精美。

趙大勇所坐的座位,前後左右都空無一人。趙大勇向於惠玲提出性要求。

有些空中婦是可以為乘客提供性服務的,但那也是在洗手間裡,趙大勇卻不是,他見於惠玲答應了,竟就勢將她按在空著的一排座位上。

於惠玲大吃一驚,恰待掙扎,已是來不及了。

趙大勇壓上去,先是捉住於惠玲一只秀足,扒了那高跟鞋,捉住於惠玲那精美襪蓮,貪婪地嗅那發黑的襪尖,那成熟性感女人的蓮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腦,令他雞巴暴起。

趙大勇粗暴地將於惠玲兩條美腿掀過頭頂,這時,可以看到於惠玲短裙裡面穿的是肉色無襠褲襪,而且未穿三角褲。

那空婦雙腿被掀過頭頂,屄眼屁眼朝天,趙大勇無恥地舔她的屄眼和屁眼。

於惠玲被弄得淫水直流,不住呻吟。

其他客人看到這樣也可以,於是紛紛將空婦們按倒在座位上操了起來,頓時客艙裡一片空婦呻吟之聲。

於惠玲雙腿被掀過頭頂,被趙大勇舔得不停地叫喚。

她的隱密而敏感的屁眼,就這麼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任憑男人舔弄。

這時候,另一個男乘客從這排座椅的另一端走過來,於惠玲的精美襪蓮就在他眼下晃動。他按捺不住,捉了於惠玲柔軟的襪蓮,使勁捏了起來。

於惠玲忍不住叫了起來。

到了南京之後,在南京祿口機場,趙大勇正往機場樓外走,當地一個女機場工作人員從他面前走過。

她叫方玉蘋,四十八歲,一米六八,頗有姿色,身材高大,大乳房,大白腳異常清秀白皙,她與淫城的女機場工作人員大不相同,穿得遠不像淫城的女工作人員那樣精致,而是非常隨意。後來趙大勇發現,這也是許多南京婦女與淫城婦女的不同。

方玉蘋隨隨便便穿著件白襯衣,下身是藍色制服褲,像是幾天沒換的樣子,光著大白腳穿著拖鞋,穿得非常隨意。

她見趙大勇盯著她看,於是也盯著趙大勇看。

趙大勇便上前和她攀談起來。

南京祿口機場,不但機場小,而且旅客少,工作人員也少,遠遠難以與淫城的機場相比。

方玉蘋的脾氣,她看不上的男人,休想碰她;她看上的男人,她願意獻身。

趙大勇就是她看上的男人。

所以,當在她的空蕩蕩的辦公室裡,趙大勇突然將她抱上辦公桌時,她並不吃驚,也不反抗。

她的拖鞋掉到了地上。

趙大勇接著扒掉了她的長褲和小三角褲,這樣,她上身穿著白襯衣,下身一絲不掛。

方玉蘋兩條美腿分開,趙大勇蹲著,把頭探入方玉蘋的兩腿之間,貪婪地舔著那性感熟婦的屄眼。

方玉蘋被舔得有些受不了,性格直爽的她不會忍耐,直接叫了起來。

舔到後來,趙大勇道:“阿姨,快尿啊,我想喝你的尿!”     方玉蘋心裡一熱,就尿了出來,都給趙大勇喝了。

方玉蘋低頭看著趙大勇貪婪地喝她尿的樣子,又感動,又刺激,忍不住又叫了起來。

離開機場,經祿口到南京的高速公路,來到市區,趙大勇入住了新街口的四星級泛亞酒店。他在南京的老情婦孫蘋趕了來,趙大勇在這一天的連續的艷遇中消耗過大,面對孫蘋,竟半硬半軟。

於是,孫蘋讓他躺在席夢思床上,她站著,將她那秀美白嫩的一玉趾伸入他嘴裡供他吮吸。美人玉趾,使得趙大勇的雞巴又硬了些。

孫蘋跪坐在他雞巴上,前後搖動,足足搞了二十幾分鐘,趙大勇一聲怪叫,終於射了出來,都射入孫蘋屄裡。

第二天,兩人到酒店的中餐廳裡吃了早餐,然後,孫蘋帶著趙大勇見了幾個生意上的朋友。

大家吃了午飯,孫蘋就回去休息了。

次日,孫蘋又帶著趙大勇會見生意上的朋友。

趙大勇對南京的印像,街頭的美女比淫城少很多。不過,南京畢竟是六朝古都,大城市,美女還是有的。傍晚,趙大勇辦完了事,在南京市中心的新街口轉悠。孫蘋一直拉著他談生意,他有些煩,於是趁孫蘋暫時回家,他關了手機,獨自在街上轉悠。

這天正是星期五的傍晚,新街口一帶又是各大百貨大樓林立的商業區,人頭攢動,熙熙攘攘。就在一家百貨大樓前,趙大勇突然看見一位性感熟婦,此女人名叫宮月清,身高約一米六三,看模樣年近五十,四十八九歲的樣子,容貌清秀姣好,長剪發,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穿著黑色小褂,黑色七分褲,光著半截小腿和美麗的秀足,十分清秀利索,穿著拖鞋,走在趙大勇前面。

趙大勇一見,口水差點掉下來。於是,他就緊緊跟在後面。

走了一陣,宮月清發現後面有人跟蹤她,遂站住回頭一看,見是一個穿著考究的年輕人。南京婦女較傳統保守,對家庭比較忠貞,不似淫城婦女那般開放,宮月清冷冷地盯著趙大勇道:“你跟著我干什麼?”     趙大勇情場老手,哪裡會怯場,他滿臉堆笑道:“大姐,我是外地來的,想去夫子廟買些鹽水鴨帶回去,給朋友們做禮物,也讓他們知道知道南京的特產。

可是我不知道怎麼走,問了幾個人,都問不到路。”     那宮月清臉色緩和下來,道:“是嗎?正好我們一個方向,你跟我一起去那邊的公共汽車站吧,不遠,七八站路就到了。”     於是,她帶著趙大勇,來到公共汽車站,一邊等車,一邊兩個人聊了起來。

趙大勇憑他那三寸不爛之舌,很快就取得了宮月清的信任。她家裡,丈夫已死於她的胯下,就她和兒子兩個相依為命,她給兒子打了個電話,說媽媽晚點回去。

公共汽車到了,她和趙大勇一起上了車,她答應陪趙大勇到夫子廟采購。

兩人在夫子廟逛了很久,買了不少鹽水鴨狀元豆之類的特產,趙大勇一個人不好拿,就請宮月清幫他一起拿回去。因為已經很熟了,宮月清就答應了。趙大勇請她吃了晚飯,兩人打車,一起來到新街口的四星級新富泛亞酒店。

趁電梯上到44層,來到了趙大勇的房間。

趙大勇請宮月清歇息歇息,熱情地從MINI BAR裡拿出一罐飲料,倒在杯子裡給宮月清喝。

宮月清喝下飲料,漸漸感到胯下和奶頭發熱發癢。原來,趙大勇在飲料裡下了春藥。

趙大勇見那性感熟婦中了招,大喜若狂,一下將那宮月清撲到在床上,捉了她那白皙秀足,就啃了起來。

宮月清本就是個騷婦,吃了春藥,更是性欲發作。趙大勇啃她的白腳,弄得她淫水直流,不停地叫喚。

品嘗著宮月清的白腳,趙大勇的雞巴勃然而立。

宮月清跪在床上,趙大勇跪在她身後,從後面將雞巴插入她的屄眼,使勁地操她,同時還把手伸到她前面,死命抓住她的豐滿乳房。

宮月清哭叫著,那哭叫聲更刺激了趙大勇的獸性。

操了宮月清半小時後,趙大勇射入了宮月清體內。

兩人躺著休息。

過了一會,趙大勇將雞巴塞入宮月清嘴裡,在她嘴裡,他雞巴又硬了,於是他又壓在宮月清身上操她。

正操得歡,宮月清的手機響了。她一接,是她兒子。

趙大勇命她叫她兒子來。宮月清不願意,趙大勇就停止下來,不操她,急得那騷婦只好照趙大勇的吩咐叫她兒子來。

當宮月清十幾歲的兒子劉漢勇趕到酒店,趙大勇為他開了門。

當他看到一絲不掛的母親後,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平時對母親的暗戀加上現場事態的刺激,使得他陷入狂亂,於是他按照趙大勇的吩咐,一起輪奸了母親。

星期天,趙大勇返回淫城。

在南京祿口機場,快登機的時候,趙大勇又看上了一位性感熟婦。到了飛機上,他特意坐到她身邊,和她聊了起來。

這位性感熟婦名叫朱惠琪,是江蘇煙草局的女干部,前往淫城出差。

那朱惠琪,四十六歲,嬌小豐滿,身高一米六,頗有姿色,剪發,大乳房,腳長得很標致,穿著小褂短裙,肉色褲襪細帶高跟皮涼鞋,那絲襪裡的秀美一玉趾更顯得分外誘人。

不到兩個小時,飛機在淫城機場降落。    趙大勇的司機開著他那輛海南馬自達來接他。

趙大勇讓司機坐機場大巴回去,自己駕車,帶著朱惠琪往城裡開去。

朱惠琪的房間早由單位幫她頂訂好了,她本應入住江蘇駐淫城辦事處開辦的紫金山酒店,但趙大勇帶她入住了對面的四星級雍都泛亞酒店。

下午,趙大勇在酒店裡奸污了朱惠琪。

趙大勇站在地毯上,叉腰而立。朱惠琪一絲不掛,跪在趙大勇面前,大口吮吸趙大勇的那根黑雞巴。

趙大勇這個淫棍,他的雞巴黑黑的,勃起來後硬硬的,十分凶狠。

他低頭看著這個性感熟婦,這個煙草局的女干部,下賤地吮吸他的黑雞巴,不由十分得意。

朱惠琪除了吮吸,還時不時伸出香舌舔趙大勇的黑龜頭,趙大勇舒服得直喘粗氣。

朱惠琪的兩只大乳房隨著她吮吸雞巴的動作不停地晃動,那黑黑的大奶頭子十分誘人。

她跪在那裡,從後面看,肥白的屁股和白嫩的腳心白皙的腳後跟十分性感。

夜裡,趙大勇約了幾個生意朋友和朱惠琪一起在酒店的客房裡打麻將,趙大勇坐在椅子上,性感熟婦朱惠琪坐在他的雞巴上,穿著無襠肉色褲襪的兩只精美襪蓮分開放在桌上,一邊摸牌打麻將,贏牌者,可以嗅她的襪蓮發黑的襪尖。

她時不時高高翹起她的性感一玉趾,分外誘人。

他們不玩錢,和牌者,根據番數不同,可以嗅她的發黑襪尖,或者吮吸她的大奶頭子,或者舔她柔軟的腋毛。

於是,屋裡不斷響起朱惠琪的叫聲。

八月十八日的下午,淫棍趙大勇,操了周艷娥一個下午。

傍晚,周艷娥起身,回家去給丈夫和兒子做飯去了。趙大勇喝飽了周艷娥的尿和淫水,不想吃飯,就在周艷娥的房子裡看電視。

那天的奧運會比賽,中國隊寸金未得,而且羽毛球和乒乓球接連失利,看得趙大勇有些郁悶,於是就下了樓,出去走走。

此時,已經是夜裡十點半左右,已經很晚了,不過,由於天氣涼爽,外面還是有很多人,或是散步,或是在吃夜宵。

與周艷娥她們社區相鄰的是一所規模很大的高校的家屬區。

趙大勇想去吃肯德基,需要經過那個家屬區。

他走著走著,眼前出現了一位性感熟婦。

這位性感熟婦名叫呂鳳玲,高大豐滿白嫩,身高一米七二,年約五十歲,圓臉,頗有姿色,大白腳秀美白嫩,她穿著碎花連衣裙,光著光滑的玉臂,光著美腿嫩腳,穿著拖鞋,在趙大勇前方慢慢走著。

她是高校的女員工,正准備回家。

趙大勇被那個性感熟婦給吸引住了,他盯著那婦人一起一落的白嫩腳後跟,使勁咽著口水,一路緊跟。

那熟婦發現有人跟蹤她,於是放慢了腳步,回頭看去,見是一位衣著高檔的中青年男子,一看就是有錢人,不知怎的,她頓時沒有了反感。

她繼續慢慢走著,而且越走越慢,像是在等著趙大勇上去搭話。

她走進了家屬區的一個分區,趙大勇也跟了進去。

在路的右側是一片黑壓壓的低地,那裡有二十幾個乒乓球桌,都是水泥的,平時不少大人小孩在這裡練球,此時已近夜裡十一點,那裡黑黑的,一個人也沒有。

趙大勇突然從後面撲了上去,卡住呂鳳玲的脖子,將她從路上拖下了那片低地。

呂鳳玲先是嚇了一跳,當她明白是跟蹤她的趙大勇所為後,對趙大勇的好感使她掙扎的力量減小了,其實,就是她全力掙扎,她一個年近五十的婦女,又哪裡有力氣掙脫趙大勇這頭大色狼呢?

在趙大勇的逼迫下,呂鳳玲被迫扶著乒乓球桌,彎下腰,撅著屁股。

趙大勇從後面撩起呂鳳玲的裙子,扒下她的小三角褲,粗暴地將雞巴頂入呂鳳玲的屄眼。

呂鳳玲的屄眼被強行頂開了,她忍不住發出呻吟聲。

趙大勇將一只魔爪伸到呂鳳玲身下,使勁抓她奶子,同時使勁將雞巴往她屄眼裡狠戳。

黑暗的低地裡,響起了中年女人的痛苦呻吟,但無人聽到。

趙大勇更加肆無忌憚,一邊操一邊還不時揮掌猛擊那性感熟婦的肥白屁股。

漸漸地,呂鳳玲沉醉於那種被蹂躪的感覺,呻吟聲裡漸漸帶了很多淫靡的成份。

當趙大勇射入她屄眼之後,她完全被他征服了。

呂鳳玲的丈夫常駐深圳,她寂寞難耐,好久沒被男人操得這麼爽了。

她帶著趙大勇到了她家,繼續供他蹂躪。

孩子已經睡了,但她的叫聲大了些,她十七歲的兒子呂偉被母親的叫聲驚醒了,他來到母親門外,當他看到母親跪趴在床上,撅著屁股挨操的淫賤姿勢時,他的雞巴不由自主地硬了起來。

在趙大勇的協助下,呂偉平生第二次進入了媽媽的陰道,第一次是媽媽生他的時候。有趙大勇在,呂鳳玲雖然不願意,但毫無辦法。

第二天,趙大勇去南京出差,兼會情婦孫蘋。

孫蘋是趙大勇在出差途中認識的一位南京美婦,身高一米八一,五十四歲,貌俊美,大白腳異常秀美白皙。

在淫城機場候機大廳裡,趙大勇坐在椅子上搜索著前後左右的性感女人們。

很快,一個性感熟婦進入了趙大勇的視線。

這是一位女機場地面工作人員,她名叫馬俊玲,身高一米七四,五十二歲,貌俊美,大乳房,走起路來一顫一顫地,細腰肥臀美腿秀足。她穿著白襯衣,戴著工作人員的胸牌,透過襯衣,可以清楚地看見她背後的白色的奶罩背帶。她下身是藍色制服裙,美腿秀足,肉色絲襪高跟鞋,實在是個很性感的女人。

她去解手,她不願意和乘客們混在一起上大廳中間的幾個洗手間,於是走向大廳的遠遠的角落,那裡幾乎沒什麼人,也有洗手間,但沒人去那麼遠上廁所。

趙大勇一見機會來了,於是跟了上去。

馬俊玲發現了趙大勇,這次,仍是趙大勇那身富人打扮使得馬俊玲對他不但不反感,反而還回頭看了他幾眼。

趙大勇更有了勇氣。

他跟著馬俊玲進了女洗手間。

這可是馬俊玲沒想到的。

趙大勇逼迫馬俊玲彎下腰,上半身趴在洗手台上,撅起屁股。

趙大勇撩起馬俊玲的短裙,發現,這個騷婦裡面只穿著肉色褲襪,而未穿三角褲,不由大喜。

因為馬俊玲這個性感熟婦經常被幾個領導操,所以她干脆只穿肉色褲襪,方便。

趙大勇把馬俊玲的褲襪扒到她腿彎處,掏出自己的雞巴,就從後面頂入馬俊玲的屄眼。

同時,他將魔爪探到馬俊玲胸前,狠狠抓住她的一雙大乳房,狠命地將雞巴往馬俊玲的屄眼深處頂入。

馬俊玲疼得驚叫起來。但這間洗手間距大廳中央實在太遠,根本無人聽到。

趙大勇獸性大發,抓著馬俊玲的大奶子,把雞巴往她屄眼裡使勁地撞擊。隨著他的撞擊,馬俊玲發出聲聲驚叫。

她想掙扎,但她一個五十二歲的中老年婦女,哪裡掙得過趙大勇那個青壯年色狼呢?

她無力地哭泣著。

她柔軟的乳房,捏起來手感很好。趙大勇覺得特別痛快,於是加速撞擊。

而他對這個俊美老婦的撞擊,使得這個女人發出驚叫,婦人的驚叫,更刺激了趙大勇的獸性。

他一手繼續抓住馬俊玲的奶子,另一手騰出來抓住馬俊玲盤在腦後的發髻,迫使她抬起頭來,看她自己在鏡中的淫態。

馬俊玲羞愧得紅了臉。

趙大勇從後面操,還嫌不過癮。他又把雞巴從馬俊玲的屄眼裡拔出來,命她轉過身,將她抱上洗手台,讓她面對自己坐在洗手台上。

趙大勇分開馬俊玲兩條美腿,從正面將雞巴插入她的屄眼。

趙大勇緊緊抱住馬俊玲,一面和她熱烈親嘴,一面把雞巴朝她屄眼亂頂,頂得馬俊玲嗷嗷直叫。

這個女機場工作人員,萬沒想到會在機場受到如此的性攻擊,開始時,她被操懵了,現在,她則有些迷亂。

趙大勇干脆將馬俊玲的兩條美腿掀了起來,扒了她的高跟鞋,將她的一條美腿扛在肩上,托起另一條美腿。

趙大勇捉住馬俊玲一只秀足,那襪蓮非常精美。趙大勇盡情捏弄那柔軟的襪蓮,然後把那襪蓮發黑的襪尖送到自己鼻下,使勁嗅著。那成熟女人襪尖醉人的異香被趙大勇深深吸入大腦,令他獸性大發,發狂般地猛捅馬俊玲的屄眼。捅得馬俊玲叫作一團。

射入馬俊玲的屄眼之後,趙大勇和她互換了電話,留她在洗手間裡慢慢整理衣服,趙大勇像什麼也沒發生一樣,不緊不慢,登上了飛往南京的飛機。

這是日本生產的“大鷹700——850”型大型客機,共三層,可裝載1850位乘客,機艙寬大。配有150名空中婦。

日本的十萬家航空公司中,不少都配備了這種寬大的客機,淫城的兩大航空公司也使用了一些。

飛往南京的客人很少,客艙裡空蕩蕩的,有大量空位。有幾個客人干脆躺在空位上睡覺。

一夜前後制造了兩起強奸事件,強奸了兩個女人的淫棍趙大勇可不閑著,他的兩只賊眼又盯上性感的空婦們。一夜前後,他強奸了兩個性感熟婦,這會,性感的空婦們又使他衝動起來。 服侍趙大勇的空中婦名叫於惠玲,她大約五十歲,身高一米七,容貌嫵媚妖冶,膚色白皙,大乳細腰肥臀美腿秀足,腦後梳髻,穿著黑色小褂短裙,肉色褲襪高跟鞋,甚為精美。

趙大勇所坐的座位,前後左右都空無一人。趙大勇向於惠玲提出性要求。

有些空中婦是可以為乘客提供性服務的,但那也是在洗手間裡,趙大勇卻不是,他見於惠玲答應了,竟就勢將她按在空著的一排座位上。

於惠玲大吃一驚,恰待掙扎,已是來不及了。

趙大勇壓上去,先是捉住於惠玲一只秀足,扒了那高跟鞋,捉住於惠玲那精美襪蓮,貪婪地嗅那發黑的襪尖,那成熟性感女人的蓮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腦,令他雞巴暴起。

趙大勇粗暴地將於惠玲兩條美腿掀過頭頂,這時,可以看到於惠玲短裙裡面穿的是肉色無襠褲襪,而且未穿三角褲。

那空婦雙腿被掀過頭頂,屄眼屁眼朝天,趙大勇無恥地舔她的屄眼和屁眼。

於惠玲被弄得淫水直流,不住呻吟。

其他客人看到這樣也可以,於是紛紛將空婦們按倒在座位上操了起來,頓時客艙裡一片空婦呻吟之聲。

於惠玲雙腿被掀過頭頂,被趙大勇舔得不停地叫喚。

她的隱密而敏感的屁眼,就這麼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任憑男人舔弄。

這時候,另一個男乘客從這排座椅的另一端走過來,於惠玲的精美襪蓮就在他眼下晃動。他按捺不住,捉了於惠玲柔軟的襪蓮,使勁捏了起來。

於惠玲忍不住叫了起來。

到了南京之後,在南京祿口機場,趙大勇正往機場樓外走,當地一個女機場工作人員從他面前走過。

她叫方玉蘋,四十八歲,一米六八,頗有姿色,身材高大,大乳房,大白腳異常清秀白皙,她與淫城的女機場工作人員大不相同,穿得遠不像淫城的女工作人員那樣精致,而是非常隨意。後來趙大勇發現,這也是許多南京婦女與淫城婦女的不同。

方玉蘋隨隨便便穿著件白襯衣,下身是藍色制服褲,像是幾天沒換的樣子,光著大白腳穿著拖鞋,穿得非常隨意。

她見趙大勇盯著她看,於是也盯著趙大勇看。

趙大勇便上前和她攀談起來。

南京祿口機場,不但機場小,而且旅客少,工作人員也少,遠遠難以與淫城的機場相比。

方玉蘋的脾氣,她看不上的男人,休想碰她;她看上的男人,她願意獻身。

趙大勇就是她看上的男人。

所以,當在她的空蕩蕩的辦公室裡,趙大勇突然將她抱上辦公桌時,她並不吃驚,也不反抗。

她的拖鞋掉到了地上。

趙大勇接著扒掉了她的長褲和小三角褲,這樣,她上身穿著白襯衣,下身一絲不掛。

方玉蘋兩條美腿分開,趙大勇蹲著,把頭探入方玉蘋的兩腿之間,貪婪地舔著那性感熟婦的屄眼。

方玉蘋被舔得有些受不了,性格直爽的她不會忍耐,直接叫了起來。

舔到後來,趙大勇道:“阿姨,快尿啊,我想喝你的尿!”     方玉蘋心裡一熱,就尿了出來,都給趙大勇喝了。

方玉蘋低頭看著趙大勇貪婪地喝她尿的樣子,又感動,又刺激,忍不住又叫了起來。

離開機場,經祿口到南京的高速公路,來到市區,趙大勇入住了新街口的四星級泛亞酒店。他在南京的老情婦孫蘋趕了來,趙大勇在這一天的連續的艷遇中消耗過大,面對孫蘋,竟半硬半軟。

於是,孫蘋讓他躺在席夢思床上,她站著,將她那秀美白嫩的一玉趾伸入他嘴裡供他吮吸。美人玉趾,使得趙大勇的雞巴又硬了些。

孫蘋跪坐在他雞巴上,前後搖動,足足搞了二十幾分鐘,趙大勇一聲怪叫,終於射了出來,都射入孫蘋屄裡。

第二天,兩人到酒店的中餐廳裡吃了早餐,然後,孫蘋帶著趙大勇見了幾個生意上的朋友。

大家吃了午飯,孫蘋就回去休息了。

次日,孫蘋又帶著趙大勇會見生意上的朋友。

趙大勇對南京的印像,街頭的美女比淫城少很多。不過,南京畢竟是六朝古都,大城市,美女還是有的。傍晚,趙大勇辦完了事,在南京市中心的新街口轉悠。孫蘋一直拉著他談生意,他有些煩,於是趁孫蘋暫時回家,他關了手機,獨自在街上轉悠。

這天正是星期五的傍晚,新街口一帶又是各大百貨大樓林立的商業區,人頭攢動,熙熙攘攘。就在一家百貨大樓前,趙大勇突然看見一位性感熟婦,此女人名叫宮月清,身高約一米六三,看模樣年近五十,四十八九歲的樣子,容貌清秀姣好,長剪發,腳長得異常秀美白皙,穿著黑色小褂,黑色七分褲,光著半截小腿和美麗的秀足,十分清秀利索,穿著拖鞋,走在趙大勇前面。

趙大勇一見,口水差點掉下來。於是,他就緊緊跟在後面。

走了一陣,宮月清發現後面有人跟蹤她,遂站住回頭一看,見是一個穿著考究的年輕人。南京婦女較傳統保守,對家庭比較忠貞,不似淫城婦女那般開放,宮月清冷冷地盯著趙大勇道:“你跟著我干什麼?”     趙大勇情場老手,哪裡會怯場,他滿臉堆笑道:“大姐,我是外地來的,想去夫子廟買些鹽水鴨帶回去,給朋友們做禮物,也讓他們知道知道南京的特產。

可是我不知道怎麼走,問了幾個人,都問不到路。”     那宮月清臉色緩和下來,道:“是嗎?正好我們一個方向,你跟我一起去那邊的公共汽車站吧,不遠,七八站路就到了。”     於是,她帶著趙大勇,來到公共汽車站,一邊等車,一邊兩個人聊了起來。

趙大勇憑他那三寸不爛之舌,很快就取得了宮月清的信任。她家裡,丈夫已死於她的胯下,就她和兒子兩個相依為命,她給兒子打了個電話,說媽媽晚點回去。

公共汽車到了,她和趙大勇一起上了車,她答應陪趙大勇到夫子廟采購。

兩人在夫子廟逛了很久,買了不少鹽水鴨狀元豆之類的特產,趙大勇一個人不好拿,就請宮月清幫他一起拿回去。因為已經很熟了,宮月清就答應了。趙大勇請她吃了晚飯,兩人打車,一起來到新街口的四星級新富泛亞酒店。

趁電梯上到44層,來到了趙大勇的房間。

趙大勇請宮月清歇息歇息,熱情地從MINI BAR裡拿出一罐飲料,倒在杯子裡給宮月清喝。

宮月清喝下飲料,漸漸感到胯下和奶頭發熱發癢。原來,趙大勇在飲料裡下了春藥。

趙大勇見那性感熟婦中了招,大喜若狂,一下將那宮月清撲到在床上,捉了她那白皙秀足,就啃了起來。

宮月清本就是個騷婦,吃了春藥,更是性欲發作。趙大勇啃她的白腳,弄得她淫水直流,不停地叫喚。

品嘗著宮月清的白腳,趙大勇的雞巴勃然而立。

宮月清跪在床上,趙大勇跪在她身後,從後面將雞巴插入她的屄眼,使勁地操她,同時還把手伸到她前面,死命抓住她的豐滿乳房。

宮月清哭叫著,那哭叫聲更刺激了趙大勇的獸性。

操了宮月清半小時後,趙大勇射入了宮月清體內。

兩人躺著休息。

過了一會,趙大勇將雞巴塞入宮月清嘴裡,在她嘴裡,他雞巴又硬了,於是他又壓在宮月清身上操她。

正操得歡,宮月清的手機響了。她一接,是她兒子。

趙大勇命她叫她兒子來。宮月清不願意,趙大勇就停止下來,不操她,急得那騷婦只好照趙大勇的吩咐叫她兒子來。

當宮月清十幾歲的兒子劉漢勇趕到酒店,趙大勇為他開了門。

當他看到一絲不掛的母親後,明白發生了什麼事。平時對母親的暗戀加上現場事態的刺激,使得他陷入狂亂,於是他按照趙大勇的吩咐,一起輪奸了母親。

星期天,趙大勇返回淫城。

在南京祿口機場,快登機的時候,趙大勇又看上了一位性感熟婦。到了飛機上,他特意坐到她身邊,和她聊了起來。

這位性感熟婦名叫朱惠琪,是江蘇煙草局的女干部,前往淫城出差。

那朱惠琪,四十六歲,嬌小豐滿,身高一米六,頗有姿色,剪發,大乳房,腳長得很標致,穿著小褂短裙,肉色褲襪細帶高跟皮涼鞋,那絲襪裡的秀美一玉趾更顯得分外誘人。

不到兩個小時,飛機在淫城機場降落。    趙大勇的司機開著他那輛海南馬自達來接他。

趙大勇讓司機坐機場大巴回去,自己駕車,帶著朱惠琪往城裡開去。

朱惠琪的房間早由單位幫她頂訂好了,她本應入住江蘇駐淫城辦事處開辦的紫金山酒店,但趙大勇帶她入住了對面的四星級雍都泛亞酒店。

下午,趙大勇在酒店裡奸污了朱惠琪。

趙大勇站在地毯上,叉腰而立。朱惠琪一絲不掛,跪在趙大勇面前,大口吮吸趙大勇的那根黑雞巴。

趙大勇這個淫棍,他的雞巴黑黑的,勃起來後硬硬的,十分凶狠。

他低頭看著這個性感熟婦,這個煙草局的女干部,下賤地吮吸他的黑雞巴,不由十分得意。

朱惠琪除了吮吸,還時不時伸出香舌舔趙大勇的黑龜頭,趙大勇舒服得直喘粗氣。

朱惠琪的兩只大乳房隨著她吮吸雞巴的動作不停地晃動,那黑黑的大奶頭子十分誘人。

她跪在那裡,從後面看,肥白的屁股和白嫩的腳心白皙的腳後跟十分性感。

夜裡,趙大勇約了幾個生意朋友和朱惠琪一起在酒店的客房裡打麻將,趙大勇坐在椅子上,性感熟婦朱惠琪坐在他的雞巴上,穿著無襠肉色褲襪的兩只精美襪蓮分開放在桌上,一邊摸牌打麻將,贏牌者,可以嗅她的襪蓮發黑的襪尖。

她時不時高高翹起她的性感一玉趾,分外誘人。

他們不玩錢,和牌者,根據番數不同,可以嗅她的發黑襪尖,或者吮吸她的大奶頭子,或者舔她柔軟的腋毛。

於是,屋裡不斷響起朱惠琪的叫聲。

情趣用品  跳蛋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自慰套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震動棒  陰乳夾吸刺激器  持久套環  電動自慰器  調情潤滑油

您可能也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