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弟弟出差,迷姦弟妹

因為一次的酒後口角衝突,我將一起吃飯的友人打成了殘廢,當時我才25歲在獄中關七年,終於重獲自由。

很久沒有回到家中剛要踏進家門,父母親早已準備好火爐要給我去去霉運我內心充滿喜悅,給了他們老人家一個擁抱。

「爸、媽,我不孝,從今以後我會好好做人」

爸、媽:「回來就好、回來就好。」

我:「怎麼沒看見弟弟呢?」

媽:「你弟弟和你弟媳知道你要回來,特地出去買菜,打算今天晚上好好吃頓團圓飯」

爸:「來,先吃掉這碗豬腳麵線,你媽今天起了個大早準備的」

已經很久沒有感受到家人的溫暖,七年過去了,成天關在寢室內,久久不曾呼吸這自由地空氣,也沒有好好吃頓飯。終於給我出來了。

「爸、媽,我們回來了」,一個甜美的聲音呼喊著。

「路上車很多,正好碰上塞車才回來晚了」一位長髮披肩、皮膚白皙,面容姣好的女子走進家門,

「哥,你回來了」

我弟弟孟偉走在那名女子身後,我被眼前這位女子深深吸引住目光。

「是阿,孟偉,好久不見了」內容來自

孟偉:「羽晴,這位就是我大哥,你們今天應該第一次見面吧」

羽晴:「大伯你好,我是羽晴,常常有聽見孟偉提到你」

我:「前陣子你們結婚時,孟偉有拿你們婚紗照給我看,想不到這小子,竟然娶了如此美麗的老婆」

孟偉:「我們結婚時沒辦法請大哥喝喜酒,今晚做弟弟的一定好好款待你」

媽:「是阿,是阿,好多年沒有一起吃頓團圓飯了,今晚是該慶祝慶祝」

晚餐在飯桌上,大家聊得很開懷,回想入獄前在家吃飯,都跟弟弟搶著夾菜,七年不見了,原本四人的飯桌,多了弟妹羽晴的加入,不像從前與弟弟搶菜,這回大家恭恭敬敬地吃飯,飯桌上有說有笑,雖然很多話想對父母說,但,因為飯桌上多了一位美人,所以我的目光焦點幾乎都聚焦在她身上。

媽:「你嚐嚐這塊肉,這到是羽晴的拿手菜,看看口味如何」

我:「弟妹氣質出眾,想不到還做了一手好菜」

羽晴:「大哥真會說話,謝謝」

羽晴見我誇她兩句,起身夾了兩道菜到我的碗裡。

「大伯也吃吃這道吧」

我:「好,謝謝」

爸:「美女夾的菜,看看有沒有比較好吃」

全家人和樂融融地大笑。

晚上,不知是不是因為太久沒回家,或者因為重獲自由太過興奮,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起身想到客廳喝杯水、看電視,正巧經過浴室,發現浴室的燈亮著,浴室內,透過門縫傳來濃郁的香氣,還有些微的歌聲,這使我停下腳步,心想該不會是羽晴在洗澡吧,假如是的話,真給我賺到了,今天一整天都給這小女孩、小弟妹搞得我魂不守舍,好奇心的驅使下,我心跳加速,害怕家中其他人經過,我小心翼翼地趴在門縫邊,望著裡面看,果然,一雙雪白修長的美腿映入眼簾,水蛇般的細腰是男人都想環抱的腰身,

我體內的血液加速流動,不自覺地下半身充血發燙,雖然她是我弟妹,但怎麼說也是個女人,七年來不曾碰過女人,就只能靠雙手解決一切需求,我的理智壓抑住滿腔的慾火,我不斷的告訴自己,我要重新做人,不能再走錯路。

見到羽晴準備要出來了,我趕緊走到客廳中,若無其事地看著電視。

羽晴:「大伯,還沒睡阿?」

我:「可能還不適應自由之身,太興奮了點,睡不著」

羽晴剛洗完澡出來,只批著一件浴巾在身上,一雙修長的美腿就展露在我面前,微濕的長髮披散在羽晴美背上,看起來格外性感,此時我下身已經堅硬無比,很想一把將她撲倒,然後蹂躪她、摧殘她。

羽晴:「那要不要來杯咖啡?」

我:「嗯,麻煩你了」

羽晴:「不會,正好我也要等頭髮幹點才吹」

我目不轉睛地盯著羽晴看,假如可以跟她來上一炮,不知該有多好,可惜了她是我的弟妹,倘若是外人,我鐵定要將她征服,洩一洩我七年來的性慾。

羽晴:「大伯,來,這杯你的」

我:「謝謝你,好香阿」

羽晴:「嗯,對呀,這咖啡是孟偉最愛的」

我:「咖啡很香,你也很香」羽晴微笑看看我。

羽晴坐了下來,也拿起一杯咖啡坐在我對面喝。

羽晴:「大伯之後有什麼打算?」

我:「明天我可能要進城找個朋友,看看有沒有工作可以做」

羽晴:「那正好,明天大伯可以跟我一起出門,我順便帶你走一趟進城的路線」

我:「這樣會不會麻煩你了?」

羽晴:「不會阿,我正好每天上班都要搭車,明天順便帶你走一遍」

我:「嗯,謝謝你,孟偉娶到你可真福氣」

羽晴曲著雙腿,批著一件浴巾就坐在我的對面,有幾個男人可以像這樣被引誘的?

我兩眼盯著她那雪白的雙退看,看的羽晴有些不自在,

羽晴:「大伯,我先去睡了,早些休息」

我:「嗯」

見羽晴進房以後,我跑進了浴室,浴室內還留有羽晴沐浴後殘留的香氣,我拿起了在洗衣籃內的衣物,一件貼身的黑色蕾絲內褲,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上面有淡淡的汗水味,以及淡淡的尿騷味、陰道分泌物的腥臭味,聞到這味道,十分地刺激著我的感官神經,心跳加速、下身快速充血,我拿起了羽晴的內褲,就在老二上套弄,不時還將其拿起聞嗅一番。

太美妙了,羽晴的氣味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裡,套弄了十多分鐘後,我將大量的精液就噴灑在羽晴的內褲上,之後便回房睡覺。

===================================================================================

隔天一早,我便隨著羽晴出門,羽晴在城內的百貨公司當化妝品櫃姐,身穿 內容來自一件迷你裙和長靴,搭配一件黑色薄外套,外型時髦亮眼,

沿路上羽晴對我介紹著各個景物,這些地方其實我從前都知道,只是太久沒回來了,搭上公車,起初雖然沒有座位,但站著的人也不會太多,空間也還算充裕,慢慢的,一站、兩站、三站,上車的人愈來愈多,我跟羽晴被擠在一塊,我站在羽晴的背後,不時還可以聞到她身上散發出淡淡的香氣,這氣味真好,隨著上車的人數增加,公車司機似乎還想讓更多的人上車,不斷地要求我們再擠進去點,最後,羽晴幾乎跟我完全的貼著,她的臀部就貼在我的老二上。

公車司機:「麻煩再往裡面擠一些,還有人要上車」

羽晴:「公車司機真討厭,都要沒位置了還要載人」

我:「是阿」

其實我心裡得意的很,這樣羽晴跟我只隔著一件衣服。

羽晴:「我都要沒地方可以扶了」

我:「不然你靠著我吧,我一手抓緊你,這樣比較穩」

羽晴:「謝謝」

隨著公車的走走停停、轉彎煞車等等,羽晴的臀部也不停的摩擦著我的老二,此時我的下體已經充血,就順勢抵在羽晴的股溝中間,我相信羽晴一定也有感受到,感受到我的老二已經頂在她的臀部上,只見她臉頰紅潤,似乎不太敢直視我, 由於我剛剛跟她說,我要一手抓緊她,所以我就悄悄地將手扶著她的腰,並且施加壓力,讓她完全地貼緊我,隨著車子的不斷搖晃,我假藉是因為站不穩,而利用羽晴的股溝得到快感,過了十幾分鐘以後,我感覺體內的精液快要射出了,我索性乾脆將自己的褲子拉煉拉下,露出龜頭部分,然後稍微蹲低,讓我的老二被罩進羽晴的迷你裙內,接著一股滾燙的精液瞬間噴出,就灑在羽晴的大腿內側。

羽晴:「啊,,大伯,,你在做什麼?」

我還在享受高潮後的餘興,手就大膽的撫摸著羽晴的大腿,好滑,太舒服了。

羽晴:「大伯,,別這樣。」

我:「對不起,,一時忍不住。」

下車以後,羽晴快步離去,連轉身跟我打招呼都沒有,就連忙趕去上班。

經過早上這麼一鬧,我對羽晴的身體愈來愈感興趣,雖然這麼做有些變態,但我還真想看看羽晴在床上的表現如何,中午找完朋友以後,我來到了電材行,買了一組可以無線傳輸,又可收音的針孔回家,躡手躡腳的進入了弟弟、弟妹的房間,找了一處最容易遮蔽、又可對準床的位置,之後又拿了她們的備份鑰匙去鎖店打了一把,就回到了客廳看電視,大約晚上十一點多,見弟妹回房就寢以後, 我便回到房間打開電腦,測試了一會下午安裝的針孔,果然,效果十分良好,並且看見弟弟正在愛撫羽晴,心想有好戲可看了,我將聲音開大,準備要幻想著羽晴套弄著自己老二。

羽晴:「保險套帶起來吧」

孟偉:「知道,知道,,,老婆大人」

羽晴:「等你升值之前,我們都不可以有小孩」

孟偉:「好,好,好,,,不過偶爾也該讓我試試不帶套的感覺啊」

羽晴:「想的美,,,升值再說」

孟偉:「人家都說不太套很舒服,你都不願讓我試試」

羽晴:「不然不做囉」

孟偉:「帶套就帶套,這不就依你了,來吧,累了一天,終於可以讓我好好享受一下」

透過銀幕,羽晴就在我眼前挨操,多麼希望在她身後操著她的人是我,孟偉從背後不停地規律抽動著羽晴。

羽晴:「啊,啊,嗯,嗯,,啊,啊,嗯嗯嗯,嗯嗯嗯,啊,啊,啊,」

孟偉:「啊,啊,老婆,你真美」

羽晴:「這當然的,還用說,嗯,嗯,啊啊,嗯嗯,啊」內容來自

孟偉的抽動速度愈來愈快,最後大力地頂了五六下,感覺得出來他射精了, 接著就將老二拔出。

孟偉:「好舒服,老婆辛苦了」

而我在銀幕前,也不斷回想今天早上利用羽晴屁股發洩的樂事,過了不久也跟著射出,孟偉和羽晴簡單擦拭以後穿好衣物也相擁而睡。

羽晴:「老公,大哥一直都會跟我們住嗎?」

孟偉:「應該會吧,這是他的家阿」

羽晴:「喔。」

孟偉:「怎了嗎?」

羽晴:「沒事,只是家裡多一個男人很不習慣」

孟偉:「怕他把你吃了不成」

羽晴打了孟偉一下,「我就不信你捨得」

孟偉:「說笑的,怎麼可能把你讓別人那個,你說是嘛?」

「討厭,沒一句正經的」,羽晴親吻了孟偉。

連續三、四個禮拜,我就依循著前方的模式,用羽晴的內褲、觀賞著弟弟與弟媳的恩愛過程、還有偶爾上班和羽晴一起搭公車進城,來感受我這位美人弟妹帶來的精神、情慾滿足。

晚餐時間,孟偉:「爸、媽,我下個星期要出差,要去美國兩個禮拜考察」

媽:「自己要照顧身子,不要感冒、受傷了」

孟偉:「知道了」

我:「要去這麼久啊」

孟偉:「是阿,哥,家裡麻煩你照顧了」

我:「這當然沒問題」

我心想:「這真是大好的機會,我連你老婆也要照顧照顧」.

於是,隔天我透過朋友的幫忙之下,拿到了所謂的迷姦藥丸,現在就只要等孟偉一出國,我就馬上對她老婆下手,日子一天一天過去了,羽晴的那雙美腿讓我垂涎已久,那是一雙任何男人皆想分開的雙腿,又細、又白,男人們看見如此貨色,無不想感受這雙修長美腿,在自己腰際間瘋狂纏鬥、掙扎、感受著女孩的生命力。

今天就是孟偉要出差的日子了,我每天都盼著這天的到來,說也可笑,我居然為了要姦淫自己的弟妹,而期待著弟弟早日出國,沒辦法,這只能怪他娶了一位如花似玉的太太,讓我內心產生熊熊慾火。

我知道羽晴睡前都會喝大量的開水,女人嘛,多喝水可以使得皮膚更好,但這點卻讓我抓住機會對她下藥,羽晴習慣在睡前用自己的保溫瓶裝一壺開水,然後帶入房中慢慢喝,抓准這點,趁著羽晴洗澡之際,我悄悄的潛入她房中,拿起了她的保溫瓶,瓶中還有半瓶水,我就給她摻了事先磨好的粉狀迷藥。

我回到了房間看著針孔攝影機拍到的畫面,羽晴果然睡前大口大口的喝保溫瓶內的白開水,「喝吧,喝吧,大口地喝吧,快將它喝完」,我心裡難掩著興奮,這小弟妹就快臣服於我的胯下,看著羽晴安穩地上床睡覺,大約過了半小時,我躡手躡腳地來到弟弟房門口。

「叩叩叩,叩叩叩,羽晴,你睡了嗎?叩叩叩,羽晴。」

我試探性地叫著,見羽晴沒有反應,我心跳加速、血液開始沸騰,拿出事先準備好的鎖匙,輕輕的打開房門,悄悄地爬上了床,昏暗的燈光打在羽晴俏麗的臉龐上,我仔細欣賞著眼前美麗的五官,近身深呼吸了一口,這氣味真香,我托起了羽晴的下巴,嘴馬上湊上前去,輕輕地咬了她的唇,接著對她兩頰施點力量,好讓她的嘴張開,我貼上前去吸允著她的香舌,很滑、很軟的舌頭,我的舌不斷的在她口中打轉,感受著羽晴香甜的唾液。

我親吻著她,雙手慢慢地將她的衣物脫去,想不到平時只能暗中偷窺的弟妹,就活生生的躺在我的面前,並且可以任意撫摸、親吻。

回想著數個禮拜之前,曾經隔著衣物猥褻弟妹,當時在公車上,就是利用她的臀部來幫我出火,現在,她已經毫無遮蔽地嶄露在我面前,我捏揉著羽晴的雙 臀,當初就是這兩塊美肉讓我洩慾的,我親吻了她的臀部,並輕輕咬了一下,真是誘人,我想差不多了,我的老二已經在向我提出抗議,他想找個洞鑽,七年沒碰過女人了,想不道出獄後第一個女人就是我弟妹羽晴,我撫摸著她潔白的美腿,欣賞著這雙平時只能看的潔白美腿,真是光滑、細緻,有多少男人看見她,想感受這雙腿在自己腰際間晃動,我貪婪地親吻她、撫摸她,感受著她的完美,之後將她修長的雙腿呈M字型張開,並將大毛巾鋪在羽晴屁股下面,讓我的肉棒前端龜頭抵著陰唇,此時的我,並沒有戴保險套,回想到弟弟曾經對弟妹說,他也想試試不帶套的感覺,但被弟妹拒絕了,所以我今天要來嚐嚐弟弟沒法享受的滋味,我將老二慢慢的滑入她溫暖的陰道中。

「噢,,,太舒服了!」

我的肉棒正插在羽晴的陰道中,我忘情的叫出來。

我擺動的臀部,雙手捏揉她豐腴的雙乳,這一切都使我感到無比的刺激。

羽晴的身裁實在太好了!每一次插入,都令我有想死在她小穴內的感覺。

我伏在她的身上,腰部又不停的在羽晴的下體磨擦著,啪…………啪……………

啪……的作響。

羽晴口中吐出一口氣。

「啊,啊,嗯嗯!」

漸漸的羽晴隨著我抽插的節奏叫了起來。

胸部上的乳房,也隨著我腰部的擺動,像畫圈圈的上下搖動。

我的肉棒抽插在這美麗女子的肉穴中,只見羽晴此時似已能享受到的交合的樂趣,我更加在她的身上努力耕耘開發這塊寶地,小小的肉洞內充滿了濕熱的液體。

「孟偉,阿,輕點。」

羽晴口中細聲地叫著,看來弟妹是把我當成了弟弟了,那我就不客氣了,她愛液將我的肉棒弄得濕潤了,我將肉棒插入弟妹陰道,直抵子宮!

然後就開始用力地前後抽送,一次又一次使她骨骼作劇響的穿刺,使得她全身幾乎融化了。

我被羽晴不由自主的淫聲弄的興起,更加地賣力,而她則是無覺地沈醉在被干的快感當中。

陰道異常的收縮,她的陰道夾的我好舒服,子宮緊咬著我的龜頭不放,使我 內容來自抽不出來。

羽晴身體一緊,好像抽筋一樣。

「啊!我死了」

在弟妹的陰道內射出了滾熱﹛燙的陰精,我感到龜頭一燙,腦筋一片空白,我身體一陣抽慉下,我把羽晴緊緊的抱住,我將我的肉棒盡量的挺入她陰道裡面的最深處,下體一股熱精直射進入弟妹的子宮。

我全身放鬆的趴在羽晴充滿女人韻味的胴體上,氣喘噓噓閉著眼睛休息。

過了一會。等我回過神來看了看時間,已經是凌晨一點,我居然奸了弟妹兩個小時。

啊!絕對不能讓她知道,當時我只想等精液流出後擦乾淨,而弟妹那迷人光滑的陰部,被我奸的陰唇和陰道都淤淤紅紅的。

當我看到自已乳白色的精液慢慢地從弟妹陰道裡流出來時,真是激動不已!

我拿出相機給她拍了幾張裸照,以備將來需要用到。

清理完精液之後,我把羽晴的衣服穿回去,替她把被子蓋好,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間,一路上還回味著奸羽晴的陰穴的情形。

經過那天晚上得逞之後,一連四天的晚上,我都故技重施,也都滿足地享用了羽晴迷人的肉體。

直到第五天,我依然看見羽晴將我摻有迷藥的水喝下,潛入她房內以後,我一樣一手拖起她的下巴,準備來嚐嚐她香甜的舌頭,想不到我剛親吻到她的嘴唇時,一個巴掌便往我臉上一揮,然後我感覺到下體一痲,羽晴的腳狠狠地往我老 二上招呼,這使我痛不欲生,我抱著下體,另一手掐住羽晴的脖子。

我:「你怎麼醒著?」

羽晴:「你這禽獸,這幾天都對我做什麼?」

羽晴眼神中流露恐懼,淚水已經落下。

我:「你沒喝保溫瓶內的水?」

羽晴:「我看見你在裡面摻東西,便將它倒掉了」

我:「好樣的,軟的你不吃,你要來硬的,不要怪我了」

羽晴:「不要這樣,大伯,我是你弟妹,」

我:「反正不是第一次了,你就好好配合」

羽晴:「放開我,別這樣,」

我:「醒著也好,別有一番風味」

羽晴:「拜託你,不要這樣阿。」

我:「就怪你長太美了,讓我發洩一下就好」

我親吻她的小嘴,她極力把我推開,無奈氣力沒我大,我肆意吻她的紅唇,她緊閉著,不肯讓我的舌頭攻入。

我的手在她腰臀部位搓揉,身體緊壓兩團豐乳,雖然隔在睡衣,仍感到雙乳的灼熱,我力攻之下終於打開缺口,舌頭在她氛芳小嘴內打轉攪動,熱吻著,吸吮著丁香小舌,她頂著我的手終於開始軟弱下來,慢慢地輕擁著我的腰。

我知道,這次要盡快動作,稍一遲疑,這美人神志清醒便會失手的。

熱烈的吻先把羽晴融化,我雙手當然不會閒著,一手緊握羽晴的美臀,手指有節奏在馬眼與陰核間擠壓,另一隻手抱緊她的蠻腰,手指在乳邊撫摸,老二熱呼呼硬乓乓磨擦她的小穴。

羽晴開始迎合我的節拍,纖腰在扭動,豐胸在磨擦,為免夜長夢多,我把鋼般堅硬的大陽具,青根盡現的大力向前衝,濕漉漉的小穴被越頂越濕,越頂越滑潺潺,我弓身向上一頂,終於插入水滴滴的蜜穴。

羽晴悶哼一聲,我己插入了一半,到現在我才鬆一口氣,知道天鵝肉己在口裡。

羽晴:「大伯,拜託你,帶避孕套,求求你」

我不理會她的要求,要是帶保險套的瞬間,又發生了什麼意外,那我倒手的美肉不就飛了。

我立刻把她身上所有衣服極速脫光,把她一雙修長美腿盆在肩上,大陽具一插到底,淫慾水花四溢,蜜穴緊而非常溫暖,我邊吻著她,邊把全身重量聚在恥骨處,緊壓著羽晴的私處順時鐘磨了起來,羽晴緊緊抱住我。

嘴裡「唔……唔……」的哼著。

「嗯……嗯……啊……」

弟妹的呻吟總是如此含蓄,我雙手撐起身體用著三淺一深的方式肏著她。

小穴在我剛剛磨的時候已流了一堆淫水出來,整個陰道內非常滑潤,肉棒干著又熱又緊的小穴,全身舒爽不已。

我把她翻過身成為我最愛的背後式,此時我一邊肏著她,一邊伸手去搓揉陰蒂。

這招果然使得她美感連連,呻吟節奏亂了序,淫聲如泣如訴的哼著,下半身翹起來迎合我的抽送。

我雙手改為扶住她的腰,開始狂肏起來,幹得羽晴香汗淋漓,「嗯嗯啊啊」地叫著,我再把她翻過身,抬高雙腿再抽送個4、50下,忍受不住地將精液射入了她陰道深處。

羽晴被我的精液一噴,花心一陣酸麻,也達到了一次的高潮。

我們兩人同時癱倒在床上,我的雞巴繼續在羽晴的陰道裡泡著,不想拿出來,泡在裡面實在太舒服了。

過了大半個時辰,我放開了羽晴。高潮過後的羽晴渾身酥軟,根本沒有了逃走的力氣。

我:「羽晴,你實在太美了,給孟偉一個人享受太不公平了」

羽晴:「怎麼,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

我:「生米煮成熟飯了,以後就好好享受吧」

羽晴:「大伯,請你出去,我不想見到你」

我走上前去,用力的吸允了她的胸部,並在胸口留下了草莓印記。

我:「以後就一家親了,孟偉不在,我就好好照顧你」

羽晴的日記內容:

自從被大伯強姦以後,我知道他仍在回味那一刻的情景,微笑著伏低前身,讓我屁股翹得更高,他大聲嚷著,就像發情的野獸般猛幹著我。

當時的我,瘋狂的喊叫著「天啊!啊,,,,」他的雞巴直抵我的子宮,讓我有著頭暈眼花的感覺,「啊啊……啊……」他猛烈的插入幾乎讓我喘不過氣來,只能發出垂死的吶喊。

大伯緊緊地抱著我的腰,他插得越來越猛、越來越深,每一次,他都將雞巴全根盡沒地插入我的穴中。

他的身體非常強壯,幾乎像要把我舉起來般抬起我的身體並重重地壓下,我的屁股激烈地撞擊著他的胯骨,每次碰撞都使得我全身直抖。

我從沒有跟這麼強的對手幹過,他粗魯的衝刺讓我的雙腿之間隱隱作痛,但是體內快樂的衝擊卻讓我根本沒有時間去考慮會不會受傷的問題。

沒有給孟偉以外的男人幹過,所以我的小穴很不習慣被這種大傢伙操,就在他每一次努力地刺入再抽出時,我的陰戶總是馬上便緊閉起來。

我感到我那裡熱辣辣的像有把火在燃燒著,甚至覺得連陰唇都腫了起來,好像被操傷了,就算是我破處的那一次,我也沒有這麼疼痛過,但這次並不單純是痛,還夾雜著其它的感覺,亂倫的刺激,我很喜歡被這樣兇猛地幹著。

在此之前,我從未想到過會被插傷,但也許這是一件好事。

我隨著他的抽送而呻吟著:「噢…,嗯…啊……好痛……啊……噢……」

我一隻手從胯下伸過去摸著他的蛋蛋並狠狠地擠壓著,乞求著他對我溫柔些一些。

在那次迷姦羽晴被發現以後,我很自然的常趁孟偉出差不在時,潛入他的房中,姦淫享受著她的美妻。

打從一開始的不願意,轉變到後來,羽晴也願意替我口交,

不時,我還常常將她帶到汽車旅館,然後兩人盡情瘋狂地做愛,

這麼做雖然禽獸不如,但有如此美麗的弟妹,誰又能把持的住?

「孟偉,我對不起你,就怪你媳婦太美了,我一時地衝動才鑄下這場亂倫的首發悲劇

「阿,大伯,輕點,輕點,好痛阿,嗯,嗯,阿阿,」

「羽晴,羽晴,親愛的弟妹,我,我要射了,要射了,」

看著羽晴高潮後的神情,讓我無法自拔,一次又一次的與她做愛,她儼然成為了我的女友,偷情的快感,亂倫的刺激,深深地使我血液沸騰,又一次瘋狂的做愛後。

我:「羽晴,我要射了,我要射了,」

一股滾燙的精液又射在羽晴的體內。

羽晴:「我都不准孟偉不帶避孕套與我做愛,你卻三番兩次對我內射,你這樣對得起你弟弟喔?」

我:「我射精給你,假如懷孕了,孩子有兩個爸爸可以照顧,如果是孟偉的孩子,就只有一個爸爸呢」

羽晴:「要你弟弟幫你養孩子,真是名正言順的呢」

一年過後,羽晴果然生下了一個孩子,孟偉還在懊惱,為什麼自己每次都有戴避孕套,還那麼不小心地生下了孩子,淑不知,他的哥哥我,每每姦淫他妻子時,都盡情享受內射的快感。

Tags: , , , , , , , , , , , , , , ,

小說評分: (4 票, 平均: 4.00 分)


相關文章:
你想也想不出來的亂倫
我和師父母女
我和4個妹妹的性生活
我和三個小姨子
媽媽助我升職
隨機文章:
迷信的代價
處女美腿姊姊
操懷孕的弟妹爽啊
黃天不負有心人,終於和媽媽做愛了!
和姐姐的朋友發生了性關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