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的女老師跟媽媽

暑假已經過了,明天就要開學了,雖然內心有千萬個不願意,但這已成為事實了,真是無可奈何!

吃晚餐的時候,從姑媽的談話中,得知一個從台北來的女老師,今天向我們租了二樓的我房間隔壁那個表姊房間。

我想,女老師總是帶著一副眼鏡的不可侵犯的樣子,打從心裡就起反感,想到從前割破姑媽,表姊褻褲的往事又要重演了。

於是下樓準備給她來個惡作劇,當我走到二樓半的樓梯拐角處,突然聽到二樓水聲嘩啦啦地響,我想起以前偷窺表姊身體的那道暗門,和浴室的氣窗,心中勾起一種莫名的衝動;因為我想到正在洗澡的,沒有別人,就是那個剛搬進來的女老師。

我馬上從拐角處門上的洞口望進去,一個祼裎的女體在我視線內一閃而過,我為了想看得更清楚,輕輕搬了張小椅子湊上窗口,才真正看到了精采,一個年輕的浪女背對著我,正仔細地洗擦著身子,她輕盈地轉了個身,竟長得如此標緻迷人,一絲不掛的身體出現在我的眼前,比表姊美一百倍。

這時,她一手拿著絲瓜,一手拿著香皂,從玉頸輕輕順著酥胸抹下去,我望著她突然挺拔的雙峰一時楞住了。

她的雙手同時滑到胸前,卻驟然停留在豐滿的乳房頂端,捻弄著粉紅色的乳頭,看到這裡,一股從未有過的興奮襲擊而來,我發覺我褲子裡的傢伙已經硬得快要頂破褲子了。

她標緻的臉蛋此時浮起了一層晚霞般的雲彩,繼而輕聲地『啊……啊……』了數聲,我幾乎把持不住了。

她的左手仍停留在上面,捏揉著乳頭及乳房四週,右手卻漸漸地往下移動,在小復徘徊了一下後,繼續往下,當摸到了大腿內側時,她的呼吸已變得非常急  促:她的身材仍然是無懈可擊,那麼的勻稱修長,酥胸和臀部,小的地方小,大的地方大,纖細的腰和白裡透紅的柔荑細膩可人,這些都不重要了,因為精彩的一幕已開始悄悄進行……

她不禁忍不住自己的愛撫而坐到浴缸邊緣,修長的大腿張得好開,我終於看到她底下的盧山真面目了。

在烏亮的陰毛裡,一蕾像粉紅色花瓣的東西,正掛著晶瑩的水珠

閃爍著,右手也正摸向內地;她緩緩地躺在浴室的地板上,黑溜溜的秀髮散落一地,左手也向下游移,小腹、大腿、股溝最後她終於用中指抽插起自己迷人的小穴,好個辣手摧花,豐滿渾圓的奶子亦一起一伏地配合著她的肥臀,抖落一地水 花。

我的月也不安份起來,摸起褲襠內那僵硬的東西。

『啊……呵……嗯……』她胡亂撫摸著,並加速的呻吟起來。

她愈搞愈快,終於,她長長的吐出了一口氣:『……啊…… 喔……喔喔……嗯……哼……啊……啊……』而一動也不動的躺在地上,手指仍插在陰戶裡,我也在一剎那間噴了出來……  I

稍後她像從睡夢裡悠悠轉醒,站著用蓮蓬頭沖了沖身體,並且蹲下來無力地洗著那個地方。

我一直看到她用穿過的內褲,擦乾她的小穴,穿上睡袍,才依依不捨的回房睡覺。

在夢裡我一直希望她就是我的老師,她優雅的體態,皎美的面容,高貴的氣質,都出現在我夢裡,甚至她在激情時,那充滿了春意的表情,也在夢裡迴腸盪氣。

開學了,一些『老』師、黃臉婆,紛紛擾擾,嘰嘰喳喳,喋喋不休……

國文課一向是我最厭惡的課,因為是個阿匹婆上的,令所有人大出意外的是今天的國文課竟來了一位貌似天仙的淑女,她的美攝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我仔細瞧她,不敢相信我的眼睛,她就是昨天我偷窺的美嬌娘!那個洋溢著青春、健美的嬌娃,我將她從頭到尾端詳一番,她穿著一件鬆鬆的白毛衣,以及一條長窄裙,睫毛翹翹的,指甲上的蔻丹已經洗去,薄唇上淡紫色的口紅,好高雅的氣質,和昨天的她煥然不同。

『各位同學好,從本學期起,貴班的國文課就由我擔任,希望大家和我「配合」,不論任何疑問。』她挺了挺巍然的胸脯,用手指了指兩乳之間,繼續說:『放心,只要你們開口,老師一定替你們解決。』

隨後她在黑板上寫上她的名字:劉翠瑩(流吹淫)。

回到家一想到昨晚,老二又硬了起來,迫不及待地跑進房間,幻想著我那硬梆梆的陽具插進她那軟綿綿的花蕊。

正當我想自慰的時候,一陣敲門聲音打斷了我的好事,我不安的穿上褲子,它仍然鼓鼓的。

門一開,原來是剛才我所幻想與我作愛的女老師!

她捧著一臉盆剛洗好的衣服,輕輕地問我:『請問一下,衣服要晾在什麼地方?』她臉上堆著迷人的笑容。

我按著下體,訥訥地說:『我……我的房間……的外邊的陽台……那裡。』

『謝謝你!』她點了點頭,走上陽台,涼著她貼身的衣物,晚霞透過她薄薄淡綠的洋裝照過來,把她美好的身段描得十分清楚。J

下頭快要爆了,看她彎下腰拾起一件奶罩,而臀部透著鵝黃的三角褲,我不禁洩了出來。

我幾乎每天都找機會,偷窺她洗澡,而她也每天重覆著那種成人遊戲,而且變化多端:有時她會帶一條茄子進浴室,有時用蓮蓬頭,有時用水管,更有時把熱毛巾捲起來,放進薄薄的小塑膠袋裡,旋轉插進她那淫淫水水的陰戶裡,甚至連用兩支……

我真難想像課堂上的劉老師和浴室裡的流翠淫竟會是同一個人!課堂上的她是那麼嫻靜雅淑而在浴室中的她卻放浪淫蕩、風情萬種!

我的成績一落千丈,被打了一頓,我哭著哭著,她進來安慰我,撫摸著我的背……

我突然覺得好幸褔,忘了疼痛……

第二天,母親請劉老師吃飯,拜託她當我的家教,她亳不猶豫就答應了。我聽到這消息,不知有多高興,夢裡竟真的幻想到和她的大乳房搞,並把精液噴進她身體的每個洞裡。

 大概她認為我不是外人吧,每回家教,她都穿得很少,有時襯衫裡竟沒有保護,甚至有一回連內褲都沒穿,她挺突的乳頭,緊緊的短裙,一坐下來我就開始心神不寧。

趁她俯身替我講解的時候,從領口看她的乳溝,或趁她不注意時,藉著撿東西,探視她深邃的裙中,記得是校運那天,我較晚回家,一進門就聽到了浴室的水聲,我好幾天沒看了,準備看個過癮。

輕輕地湊上去,大出我意外,浴室裡竟有兩個人,仔細一瞧,真不敢想像,是媽和劉老師;媽的先手由她的頸子滑下,伸進她的胸脯,往奶峰上爬,她媚人的奶子流出蜜樣的乳汁,下部陰道也分泌出滑滑的愛液,染溼的內褲也漸漸成了  半透明的,令人心怡萬分,這時候,她像媽的男伴一樣,登堂入室、直搗龍穴, 媽竟然沒穿內衣,沒著內褲,連我都為之一震。

原來她渴望作愛,正媽先將她們那兩對大大的乳頭碰頭,再把茄子一端插進自己的屄,另一端插入她的蛇穴;互相對幹了起來,她的奶子倒垂入媽口裡,像餵小孩般地讓媽吮舔。

一陣嘶叫之下,劉老師托著自己尖挺的乳峰、蹲下、坐下,然後與媽反方向躺著,漸漸加快了呼吸的速度,她張開了大腿,陰門早已噴溢著乳狀的淫精。

媽的那支茄子也搞軟了,變成了一支破破的水槍,要掉不掉地垂在媽的嫩穴裡,媽只好把它抖掉,用手指輪流插進她的陰道中,她如魚得水般地淫笑著,手指頭也愛撫著媽的陰核。

媽挺住漸漸尖聳的奶頭,洞早就變硬、變窄、變得水水的,陰唇變厚。猛地一陣顫抖,媽呻吟著,淫水洩了一身。我注視著她,她洗過澡的香味還在,飄了起來,她出了一些題目給我作,而她似乎很累的樣子,把椅子搬到牆角,拿起一本雜誌看著,不難想像她和媽的那埸戰況激烈的運動耗去很多體力,她看著看著就昏昏地靠著牆睡著了,連書掉了她都不知道。

我仍然凝視著她的睡態,原本合著的雙腿,卻因為越睡越熟而微微張開,我上前細看,原來她連三角褲都沒穿上,我想到她和媽的激戰,想到第一回看媽作愛,想到媽漂亮的下體。

我不禁更走近些,仔細從她雙腿間瞧進去,又是第一次和女人陰戶這麼近,可以聞到一股香騷。~

那蕾紅紫色含苞待放的陰瓣,使我再也不能忍受了,掏出陽具就想頂上去,可是又怕她會叫,只好現學現賣,像媽先前一樣,開始撫摸她的小腿,然後輕擦  大腿,再慢慢撩起她的裙子,摸上她的陰戶,我的陰莖已經在她的陰門外了,她  仍然熟睡,臉上卻透出淫蕩的風情。

我索性不管了,猛地一插,插進她柔軟而濕潤的陰道,才進一半,她驚呼了一聲,驚醒過來,原來已被我觸到了陰蕾,被她一掙,陽具卻抖了出來。

她趕緊抓住我的手:『你……你……不行這樣呀,快鬆手!……』

我沒有回答,手臂一用力,掙脫了她的玉手,陰莖又滑入那迷人的洞內。

『不行……你……不行呀,你不能……』

話還沒說完,被我摀住了口,那春潮氾濫的春穴,更被我插入了深處,她的 奶子也已被我握在手中,我輕揉五指,她玉戶中的淫潮順著我的陰莖流了出來。

接著她給我脫得一絲不掛,雖然她在抵抗,可是卻無法抗拒我有力的手,柔和的燈光照射下,她那光潔細緻毫無斑點的小腹耀眼生輝,那柔麗的曲線,幾乎完美,私處黑而亮的恥毛,兩隻飽滿高挺的玉乳……

我不顧一切的壓了上去,她下體不安的動著,而我的陽具在她後門玉穴上覓吻。

『不……不行呀,啊!』

她已經痛不欲生,可是我的蛇只進去了一半,她的肛門比陰戶更緊。

『啊……啊……別動……輕……輕點……我好痛。』她不再拒絕。

慢慢的龜頭鬆動了,我的猛的一插,『噗滋』的一聲塞進了她溫暖的大腸,她痛得哭了出來,我趕緊抽出陽具,反身向她水水的屄幹進去。

此時龜頭又被她緊緊的玉戶包住,碰得她花心發麻,一陣未有過的快感,由我這裡傳進她的玉體。

她破啼為笑了,淚水還閃爍著,輕聲的說:『我還要……你的大雞巴……給我吧!』

『不是不要嗎,我還是抽出來吧!』

『啊……不行……難過死了……我要!』

我一陣興奮的衝刺,玉柱碰觸到她的陰戶底部最敏感的地方,插得她欲仙欲死、陰精直冒、花心抖顫,淫水一陣陣的外流,床單上濕了一大片。

啊!女人的陰戶原來是這般柔軟且濕潤呀!那種感覺太好了。

在兩人一番轟轟烈烈的混戰之後,她和我都昏昏沉沉地睡了,十二點鐘聲響起,她正準備趁我熟睡的時候離開,慌張之下竟忘了她原來的裙子裡沒穿,還猛在我房裡找內褲,不找還好,一陣亂翻之下,我多年來珍藏的寶貝都出籠了。

純蠶絲貼心褲、蕾絲金線奶罩、蟬翼緞染薄內褲、比基尼印花三角褲、中空純綿白內褲、黑絨毛織防水褲片、她還發現了十多本閣樓雜誌和花花公子。引起她的女人慾,她一一試穿,而我也醒了,瞇著眼睛偷看著……

她撩起自己的裙子,像在浴室裡一樣。

正在她自慰的當時,媽從外頭闖了進來,看見她那種媚態,和躺在床上假寐的兒子,媽認為是劉老師在勾引我,引起了媽滿腔的怒火,而老師也吃了一驚,正想解釋,媽卻一隻手抓住她,她防備不及,讓媽摔在地上,媽邊罵邊脫她的衣服,原來那些都是媽從前的內衣褲,被我藏在房裡。

媽一語不發,過來就要給我一巴掌,我也氣了,一抱住媽就不放了。

我一手撩起媽的裙子,一手攔媽的胸脯,像剛才搞劉老師一樣,剝下媽那軟綿綿的三角褲,扶著陽具就往裡頂。

媽驚慌得說:『啊!你……我……我……你怎敢幹我,我是你媽呀!』

我想反正也完了,乾脆一不作、二不休,媽被我這又猛又兇的態度嚇壞了, 直喊不相信。可是已經來不及了,一股精水噴了進去,又黏又溼地充滿了媽的小屄。

大概是太久沒有叫床了,媽在我洩進她穴裡的同時,想到過去曾經被她繼父強姦,現在又被自己兒子交構,也就不在拘束於時空之下了,媽扮演著王昭君和查泰萊。

約有二十分鐘吧,我們一句話也沒說,我的陰莖一直停在媽的嫩穴裡,彼此猜測著對方,我想鬆手了,因為媽幾乎是被我抱著幹的,我試著使媽面對著我。

沒想到媽一回頭,卻映著紅得像柿子的臉,我的雞雞又硬了起來,媽把頭別 過去,好像又沒生氣了,連耳根都紅了,我再往下看,乳頭挺了起來,陰阜也紅腫腫的,我試探性地捻著她的奶頭,而輕輕挺動屁股開始抽插。

媽忍不住地悶聲叫著:『嗯……嗯……』放棄了所有的道德規範淫蕩起來: 『啊,從來沒有……這麼舒服哦!太好了……』

媽開始扭動她的下體:『沒想到,我眼裡的孩子,是……啊……啊……懂得 這麼多……』

並漸漸配合我的動作,我一想,媽已經浪起來了,就更猛力地衝,感覺像觸電一般,我們都出來了,而且緊緊地擁抱在一起。

結合之中,我已經下定決心,要娶媽和老師為妻!

劉翠瑩(流吹淫)老師在一邊看得目瞪口呆,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兒子和母親作愛。她手按住陰部,神色緊張,媽仍以雙腿勾住我的屁股,用最緊的壓力擠出我的精液。

我見到劉老師星眸微張,舌頭抵在上排牙齒上,來回地舐著櫻唇,輕哼著: 『哦……嗯……』

知道她也忍不住慾火中燒的煎熬了,於是細聲問媽(假裝尊重她):『可不可以和老師……可不可以叫老師也到床上一起玩?』

媽無力地點點頭,我太高興了,一個挺身把陰莖抽出,走向劉老師跟她更無力地說著:『好,好癢,呼……舒服死了!我快丟了,快幹我!快……快……』

我的陽具終於插進劉翠瑩老師的陰戶裡去了,這時媽冷冷地住在她頭上,又令她舔媽的屄,而我一面擠搓老師的屄,一面和媽熱吻著,媽的口水都是甜的,  我用力吸吮著,抽插著……

老師開始叫春,媽的淫水流得她滿臉都是,她的哼叫越來越急,也越迷糊, 竟也叫起媽來了,『媽呀,快幹,幹……幹……幹死我吧!』

她突然用盡全力以雙腿夾緊我全速扭動,舔得媽也開始鬼叫了,吻的更加緊 密,她底下的東西,在深處,急速地一縮一放,而我就在這般極度的刺激下,將我的精蟲射向這女人陰蕊的深處,我們三個同時進入了高潮也同時靜止下來,我  趴在她和媽的陰阜之間又沉沉睡去。

Tags: , , , , , , , ,

小說評分: (5 票, 平均: 5.00 分)

電動按摩棒  充氣娃娃  AV女優專用配件  猛男裝備  女優潮吹專用棒  威而柔
美媚共和國  電動轉珠按摩棒  超逼真按摩棒  持久套環  電動型自慰器  調情跳蛋

相關文章:
美少婦的淫戲
穿超短迷你裙的巨乳性慾強老婆
【雨過天晴】(二位尤物)
吃了冷豔的人妻
你想也想不出來的亂倫
隨機文章:
我強暴了別人的新娘
路過暗巷被擊暈
吃了老闆的老婆和伴娘
我的珮怡
背著男友向我分開了大腿